出品 | 愉见财经
为了同步“愉见财经”设于第一财经资讯上的语音专栏,我们将为这一系列的文章配上「伴读」后再次发布。今晚的推送,还原的是某上市公司投资部的投资经理,他看过的项目里最记忆犹新的。
本期为上集:爱画饼的创业者。
“身边的金融人”系列往期文章回顾:
- 《金融民工奇幻漂流记》
- 《逼上梁山金融女》
面前的这名创业公司年轻的总裁,正滔滔不绝地跟我讲着来考察过企业的政府官员,对他们是多么支持。
“那个展会上54平方米的厅啊,都能给我们,对我们那叫一个器重!到时候,副省长也会来!能上那展会,足以说明我们的产品,未来肯定大有市场!”
我在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个展厅,明明是6个企业共享的;而且以我浅薄的经验看,副省长不过就是莅临展会,到不到那展厅还是个问号,就算领导真去了,对这企业而言,似乎除了增加以后吹牛的谈资以外,并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
说完展会的事儿,他话锋一转又开始说和XXX关系很铁,说XXX是军的人,所以他们很快就能拿到军队大订单了;又说“军民融合”是个大风口,以后投资人会越来越多,等到IPO了,上市也是军工概念……
我很不是时候地问了句:“军工四证都办下来了么?”他愣了半秒钟说:“还没有,不过……”“不过”后面的话,继续回到和领导们关系很好的老路上。
军工四证是军工体系采购的先决条件,多少企业为了办齐四证里里外外张罗。他到底是何种勇气,在基础工作都没着手办的时候,就已经自信必能拿到“海军、总参等智能信息指挥系统的大单”。
进到他们的办公室,我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高管都在接待投资人。这一幕让我不寒而栗。
可我来都来了,最后总得意思意思,问到估值。
他说“4.8亿”。我吓了一大跳!
“贵公司到目前为止还没进入实际经营阶段,一个落地的订单都还没有,两个星期以前还是2.4亿,这两周就涨了一倍啊?”
他倒是很淡定:“是的,这两周来了好几家对我们感兴趣的(投资人),你再过两周来,可能更贵。”
他顺手拍了拍我肩:“兄弟,这也是你们的机会啊!”
我一脸黑线,这是什么逻辑?!果然这年头,“画饼”,反而比最后拿出的“饼”要卖得贵;因为画出来的都是想象空间,真落地做实了,一切一目了然,也就不性感了。
他看我不接话,开始掏手机,手机里是某在创投圈小有名气的人物来考察的视频。“这是早上8点,8点啊,人家一整天第一个安排的,就是亲自到我们公司!”
我心里想,那要是对方7点钟来,你们的估值就是7.2亿了么?对方来看了看,就是你自抬身价的理由么?
我接连发问:“XXX有投资意向吗?开始尽调了吗?你们估值的具体依据是什么?成品开始安装测试了吗?已经有足够多可验证的样本了吗?”这位总裁像是瞬间耳背了,又像是突发奇想一样地说:“那我们参观一下展厅吧……”
平心而论,我承认我们也是对他们手上的技术感兴趣,才会过来看项目,可是技术毕竟还没有经过商业化的检验,未来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规模化生产、在具体场景的运用、后期的销售推广,都需要劳心劳力。这些,才是一家公司回答市场估值真正的答案。
看多了几个项目,我才渐渐变得“防忽有术”。见过那么多刚40岁出头就头发花白的干实业者,知道商业不是简单的PPT。越是实在的公司,越爱谈实际业务,和实打实的数据;越是吹牛公司,越爱谈概念、风口、前景、资源……只不过还不知道哪年能开始盈利转正罢了。
我客套了一句“回去再讨论”,便要告辞。此时,对方早就安排好的摄影人员冲了上来,大家对着镜头热情洋溢地笑着,还被要求做摆出一个竖大拇指的POSE。走出大楼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所代表的公司,估计明天也会变成他们向下一个投资人吹嘘的背书。
这个案例让我对“资本定价”概念有了更清晰的认知。两个毕业没几年的研究生,或许的确拥有一两项技术能力,敢想、敢发梦、敢开价,就已经远远超过了脚踏实地做事,PPT的能力已经超过了产品能力。
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看马云的案例看多了,总幻觉自己就是下一个马云。但其实不是的,马云只有一个,孙正义也只有一个。资本都是谨慎又嗜血的,而企业家则应该是务实、专业而谦卑的。
如果资本比企业家还专业、如果企业家比资本还会玩概念,那么世界就黑白颠倒了。
好,本期的故事就给大家讲到这里。下一期,这名投资经理还会自曝一次失败的投资经历:他遇到了被投前和被投后完全两张皮的企业。
点击“好看”并转发,是您对我们最好的奖赏
愉记枕边伴读 听风金融江湖
煮酒唤雪|黑客帝国|对韭当割|僧多粥少|高利风云
五十度灰|养虎为患|火眼金睛|人艰不拆|知己知彼
浊泾清渭|仁者不忧|手中无剑|狼之图腾|降维打击
舍得之间|短兵相接|碧瓦朱甍|游刃有余|明日之城
真作假时|一夜暴富|暗度陈仓|亦能覆舟|变脸大戏
违约地图|姗姗来迟|那年花开|尽职免责|一念成佛
岁月缱绻|山重水复|断流成殇|一语成谶|镜花水月
大道至简|完美谎言|殃及池鱼|等米下炊|演员诞生
财女图鉴|需于酒食|至暗时刻|放虎归山|信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