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说你有了很多经验,那怎么样才能够把经验升华成知识?把经验升华成知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这项能力,甚至有很多人终其一生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意识。但如果你觉得具有这个能力很难,你就错了,其实最难的是很多人不知道有这个维度。大多数人只知道苦学别人的知识,只热衷于听各种各样的课,只会引用别人的观点和内容,却很少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人能总结出来?他能总结出来用的什么方法?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因为这个人和别人长的不一样。那这个背后,就是从经验到理论的方法论。要把经验知识化最重要的法门是有意识地加工这些经验。我们的经验很多是无意识的,而知识一定是有意识思维加工的结果,是高级思维的结果,是高度抽象的、归纳性的。经验和知识之间的最大的区别就是经验和当事人的特质。经验与做事情的情境捆绑的特别紧,以至于你根本不知道哪些经验可复制,哪些经验是独特的没法复制的,哪些经验是特殊性的,哪些经验是普遍性的,你就要通过一些方法去找到核心特质。
把经验升华成知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方法有以下三个。第一,交叉类比。从经验到理论的第一个方法叫“交叉类比”,它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绕过表面特征探索核心特征,并最终找到底层结构的方法。学会这个方法将对你十分有益。比如说你想研究某个领域,就可以把这个领域里的大咖A的著作、B的著作、C的著作等等二十多人的著作进行交叉类比,把每个人的核心主张列出来,每个人列几条,然后通过交叉类比的方式,去发现他们共同认同的是什么?他们大部分认同的是什么?还有小部分人的很独特的主张是什么?然后围绕着这三个问题画同心圆,一圈圈画下来,你就知道这个领域的核心结构了。所谓“主题阅读”,其实就是用这种交叉类比的方法,找到同主题领域的三个圈层。读书、做研究是如此,读人也一样。比如我的专家型导师班学生毕业的时候,我会给每一个人有一些直觉的建议,大家都觉得很准很受用。它是怎么来的呢?我会在脑海里收集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或者和我交流的印象碎片,然后给每一个印象贴上标签,在所有印象标签里通过求交叉类比,就能找到这个人异于其他人的核心特质。然后我再利用精神分析学派、家族排列、系统框架等知识来探知这些核心特质是怎么形成的,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形成的,成因可能是什么。经过这一推测,我大概就能推测出他的成长过程以及他未来修身的方向在哪里。最后通过建议,促动他自己更加独立、更加和谐以及和别人的关系更加滋养。背后的思维就是交叉类比。
第二个,与高手对话。有多个样本的情况可以使用交叉类比的方法。但是如果你只有一个单一样本该怎么办?比如企业做业务,会发现会有很多个人英雄,如果把这个人英雄提升为部门经理,结果这个个人英雄很可能表现一般般,为什么?因为他做业务能力很强,但未必带团队的能力也很强。这种情况下你又想让他的知识被广泛复制,让这个个人英雄总结却总结不出来,怎么办?有一个好用且重要的办法,就是不断地去采访他。以他做引子去观察他做业务,每发现他有一个动作或者他有个选择和别人不一样,就问他为什么这么做而不那么做。请注意,一旦说跟别人不一样,交叉类比就来了。你一旦问他一个有质量的问题,就会逼迫他自己的意识加工他自己的经验,他的大脑的解释功能就被激活了,一定要为他的所作所为说出一个所以然来,这个所以然里面就有很多知识。通过采访,把业务高手身上的隐性知识给显性化。背后的原因是业务高手自己不具备这种能力和习惯,就需要一个外脑不断地观察他的所作所为跟别人的不同,找到的不同就是线索,然后通过采访倒逼他将无意识的经验用意识进行加工。当然这个做法的原理,也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的交叉类比,交叉类比的是他的做法和别人的做法的不同。只要是不同结果的差异,必然有选择的差异和行为的差异,只要有不同的行为和不同的选择就会有不同的结果。我们就以结果的差异作为一个抓手,然后通过结果的差异,反溯追踪他的不同的选择和他的不同的行为,然后再问不同的选择和不同的行为背后的道理。我本人写过七本书,但是我并没有总结出一个写书的方法论来,今年我有一个项目是帮助一位资深的老板把他的经验写成书,因为我要帮他,我就逼自己把我的经验整理成知识,这也是一例。
第三,以教促学。当经验在一个高手身上,你可以用采访的方式,但当这个经验在你自己身上还没有加工成知识,你就可以通过去教别人来实现知识化。真正掌握如何教一个人,首先是自己懂;其次是自己用这些知识能干出一个成果;第三个是教一个人能教明白。教一个人能教明白的过程,其实也迫使自己把自己的做法理论化的过程。光凭经验教是教不会的,必须把经验上升为某种模型和某种理论,别人才能够理解。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就是典型的“教学相长”,教人的过程就是逼自己把经验理论化的过程,当你去教人的时候其实就逼迫自己去升华。仍然以我为例,我的导师班教了五期,我觉得我的收益比学员还要大。因为我聚焦的是一个特别窄的领域,然后在这个领域里,我把同样的课程讲了很多遍,讲的遍数越多,越会遇到不同的挑战,在我教不同性格、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人在学会的同时,我就会越钻越深。还有一种类似的方式就是持续写作,讲和写都是用输出倒逼自己转化。写的过程中,你也会有意识的去加工你的经验和你的朴素的那些素材、那些故事。
所谓的知识其实是结构化的经验,经验就是没有结构化的知识。实际上整个过程中,你都在把它条理化、结构化、秩序化,只有有结构、有条理、有秩序的东西,才能有意识的提取和有意识的运用。经验上升成理论后,而理论永远都又是指导性和方向性的。其实古人在这方面的大咖很多,而真正的大咖都所见略同。他们在经验升华成知识也总结出了类似的方法。比如国学大家张载说,“吾学既得于心,则修其辞,命辞无差,然后断事,断事无失,吾乃沛然。”意思就是,我的学问、我的灵感从心里出来以后,我就修辞它,我就让它的表述更加的准确,然后用它去做事,在事情上判断它是否能指导实践,通过验证,证明是真的,这条理论就立住了。
再比如朱熹说,“学之之博,未若知之之要;知之之要,未若行之之实。”讲的也是这个道理。“学之之博,未若知之之要”是说,你读再多书都不如抓住这个书的要领,只有你领悟了的才属于自己。所以一本300页的书能给我三点启发我就觉得特别赚了,我不指望把所有的东西都吃透,就指望这本书能给我几个特别重要的启发。“知之之要,未若行之之实”则是说,你知道了你就得试,你不试还不如把它忘掉。我授课的原则是“己所不用,勿施于人”,背后也是这个道理,因为只有我验证过的东西我才会讲,我才能保证我讲的东西能让我的学生发生深度改变,我才敢保证我的东西你问不倒。最后再看王阳明。王阳明说,“知是行之主意,行是知之功夫。”王阳明这句话可以用脑科学来解释。我们的脑分为上脑和下脑,上脑解决的是认知问题,下脑解决的是行为问题。“知是行的主意”,也就是知只解决上脑的学习;“行是知的功夫”,行是去验证知识。“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这就是王阳明的很著名的知行合一的主张。“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实际上就是不断地上下打通才有意义,否则卡到脖子上面的全叫知识,而干了一堆事情不能升华、不能传播,其实就还是经验。▼
欢迎转发朋友圈^_^
我要参加田俊国老师的线下课:
(1)2020年2月22日~2020年2月24日 北京
赋能型讲师公开课:《玩转行动学习》
(2)2020年3月21日~2020年3月23日 北京
赋能型讲师公开课:《精品课程设计与开发》
(3)2020年4月10日~2020年4月12日 北京
企业大学业务实务高级研修营【第五期】诚邀参与
(4)2020年5月~2020年11月 北京
专家型导师特训营【第七期】开营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