铎木:时光的碎片
新诗刊
1
若纯,请记住如下叙述(组诗)
听语者
听语者,首先听一场雨
一切如水,痴念的人碎了心境
别过月下的牵牛花,恣情的藤类继续缠绕
镜面上
月与柳构筑千古的绝唱,你与我
我与你,我们
相见于铜质的乐感,如一张剥去颜色的画
有些遥远
面对
风还是刮过了耳垂下的银坠
乡村的笛音有些低沉,你的哀忧略厚
从窗口逃逸。玩诗的智者擅长抒情
他面对鱼刺,面对一绺白发
茶盏之后,落韵感到唐突,他们自诩为一群打击乐
比如同样铮响的铸钟,警世的钟楼
木器上悬挂的落日。它们悠悠来
又向幽幽去
之痛
思念并非一排落日下的杨柳,或
盘旋的雁阵
从最纯的故事起始,到檐下风
甚至冬季富藏玄机的梅惑。那是固有的流韵
一种絮语
被铅色的脚印一再蹂躏,残踏
好像祭奠后回归龛位的神祗,为季节流下烛泪
你终于端起属于你的酒杯
兑进夜色中的重金属。风构成画中的愁
来吧,碰一下这岁月的痛
即便白了月下的霜头,你会看见他们的弓影
成镰状
适宜
喝了酒后,适宜开窗
畅谈,在气泡中放生故事的鱼鳞
醉是一种搔扰的方式,正如你此刻指着她的绣衣
一大片的荷叶,错过了花语
采莲的人在等,时光嘀嗒而过
而旧光阴策划了一场盛宴,小提琴伴奏
让他想起爵士舞、舞技上的帽子
舞技后的小夜曲
一些毫无相关的论题
这些早已听够了,却还要牵你的手
跟着月色走。在灯下
在灯里,在灯上。他唱着熟悉的歌谣
如刀
不得不佩服借刀人的胆量和豪气
铁匠铺的技艺正在失传,包括唯一有节奏的声音
这器皿除了装进一只火铗,仍能和鸣
你诘问一个人的夜色
夜色中的城堡,一场浩劫之后
他们重新种上庄稼,给阳光另一种方向的定义
如思索者皮肤上的虱虫
偷吃禁果的人不会给神一种确定的答案
你爱着便爱着,别让邻居误会你的刀法
凌晨的口技。离去
给你的勇气的人让流年如此挚诚
一片热土、废墟上的百灵鸟
一杯苦丁茶中灼烧的刀光
风过之后
北风吹过之后,追求变得高尚
圣洁的思想溢于言表,爱着的人仍在画中
祈求雨,或神的手指
落叶离开树时,听见远方的呼唤
根是风的雕琢。离开预示一种自由
归来呢,你说过落水三千
听凭掌灯人说出原委。风,吹向旮旯
缘来缘去,不会尽头
好似山水融入一双蝶翅的斑纹
轻于鸿毛的举措将碎言归拢。在无心插柳的黄昏
你与导乡人闲聊,守着叉口
守着木桩上的菌类。天黑了,炊烟淡了
夹杂着烤焦的饼味
孤独
孤独是一个人种下的因,并非原罪
而那些结了果的树枝站在缝隙的边缘。这个深秋
默默开落的菊花忙于诉说
离家的日子,他拒绝成为一只鸟
拒绝将一条归途勾兑成触及的版画
他剪下影子
在倔强的夜里静听风鸣
一群鸟飞过窗台,等菊花枯竭
各自劳燕。而一场雪正在酿造,季节
最后的清唱
怜,叹
若怜,就落在你的指尖
若叹,请唤醒我的念语
你提起笔时,天空正好多出一份颜色
风从乡村的瓦楞上拂动,带有盐味的呼吸
幻成气泡
你说,谁欠了谁的一世一生
谁负了谁的小桥流水
沉醉的乡音流进了时光的吸盘,它的掌心
向上开出梵唱,如最后的葵花
负了三生烟火
可你的承诺如隔夜的风,它沾满尘埃
你关上冬夜的暗窗,方格里隐藏着九朵桃花
这日子该添加些什么
若纯,请记住
以上叙述……
2
时光的碎片(组诗)
头发
当然一切从头开始,它躲不开
阳光、霜降。……
在乡音中发芽
长出庄稼的模样。等着秋天的
那把镰刀
有风时,它会凌乱
任尘埃溅落,或将黑夜涂成苍白
如,从窗口漏进的月色
清晨的鸟声困于枕巾,那里有
一幅春画
画中有苍松
儿子问我:“它的脱落是不是不想
吸食您渐渐枯竭的灵魂”
梦一
我长久地凝望熟睡的孩子
他有一对妻子一样的酒窝。此刻
他痴笑着。笑声
从酒窝中溢出
突然,他打了一个颤
好像我当年狂奔后,遇上悬崖
身后是怪异的风
我飞身而下,坠入云中
有蝴蝶,有音乐,有呼唤
有一页页飞舞的
小人书
下面,是那条沉默的资水
它敞开慈悲的漩涡
梦二
有时,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一人独享
比如,窗子会自己打开,不需要
别人的风
其实,每个人都一样
总会在黑暗中摆弄那些器具
一串长满绿锈的钥匙
打碎的瓦钵……
我游过资水,从码头上岸
青砖屋的门开着
老父亲退着步从山坡下来
背向月亮、落日
晨曦中,他的影子渐渐清晰
母亲在炉灶边流泪,她回头
盯着父亲的双脚
他穿着上山时的那双布鞋
那时,时光年少
恰是父亲穿巷走乡的木艺
黑暗中的灯火
静谧时,定会产生一些揉捏
好像睿智的鸟
它们将黑暗挂在爪子下
与腐叶并排
而另一些思想会敲门(接着敲窗)
它们唐突,急躁
戾叫。从巢语中飞出
将帘子和栅栏移开
城市排出膨胀的尾气
遇见夜游人的口哨,产生磷火
向北而去
或,点燃稻草人的翅膀
露珠
沉淀久了,会从翅膀上滴下
黑暗中的灯火一直亮着
与隔岸的梦景对峙。传来
琴音、节日的低诉
好像谚语中的往事
乡音厚了些,又被夜风割掉胡须
至于涂鸦的文字
早已转换,并录下啜泣
我知道自己的等待,无非是一种
光的折射
或砸向一个将碎的玉盘。堰塞之后
月色成雾,成
彩虹,成幻境……
乡音
叨念的人一定适宜写诗
但隔壁的大叔例外
他告诉我,他曾被一首诗骗过,时光
一直没有寻回
关上门
他拿出一个手镯,银色的光
从门缝闪出
然后,他吹起木叶笛
笛音寂寞时,他才会用急促的苗语
对着木椅诉说
他的老伴去年走了
孙子被高铁运去了广州
他整夜在土砖房里,觅寻……
粗糙的呼吸,从一个木盆子中逸出
”作者·简介
铎木,本名张泽欧。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各类公开刊物发表作品多篇(首)。出版《痕之十四》《殇之十四》《流言集谎言集》等诗集。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邵阳县作协副主席。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别提醒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刊物邮箱:[email protected]
编辑 | 苏苏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新诗刊
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