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保真:进化(组诗)简介作者简介张保真,男,1968年出生,安徽涡阳花沟人。靠读诗给机器加油,靠写诗为胸腔排烟。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人民日报(华东版)》《安徽日报》《浙江诗人》《参花》《世界诗歌文学》《中国风》《星河诗刊》《齐鲁文学》等报刊,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多个选本。获得过中国诗歌学会第三届我们和你在一起公益诗歌大赛银奖等奖项。
进化(组诗)
张保真
◎墨菊
绿衫红裙,爆炸式的花序
一盆墨菊被端出店门
隔着一条街、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流
香樟树下,贵妃躺椅上
正晒着从稀疏枝叶间
漏下来的午后暖烘烘的阳光
和你不同,你是误以为
而我明明知道不是
但还是把她当成了美人
2019-02-10
◎进化
告别单细胞,它就是多细胞的腔肠
告别无脊椎,它就是鱼
爬出海洋,它就是两栖类
放弃蜗居蛋壳,它就哺乳
直立行走使用工具,它变成人
就像他,离开讲台
他就是科员、局长
进化的一个铁的规律
既得了新的,就该放弃旧的
既做了人,便不再是猴
既哺乳,便不再蛋生
既上了岸,便不再有鳍
当然也不能与原来的生物为伍
就像他,现在的朋友都是局长
2019-02-04
◎想想这人间就觉好笑
1
一块私有地
种麦种豆
我让你深刻记下的
也许仅有
荷锄
草盛豆苗稀
而有一日你看不到我的身影
那是我不再发朋友圈
究其原因
我已无法再登录这个账号
2
某年的某个午后
你刚刚睡醒
忽然想到我
多么像无意中点进我的空间
网速有些慢
容它慢慢加载……
会发现更多
——一出戏正在上演
生前想都不敢想
做剧作者,兼演员
3
有人盛赞人性化的设计
再不怕误删联系人
有人大骂存在缺陷
无法拉黑、屏蔽
仇人友人所指
全都是我
几十年
也或一直持续上百年
反正没有什么事
每次睡醒——
想想这人间
就觉好笑
◎寻我启事
那时距离女娲造人较近
那时的人一半还是泥土
一半泥土的人又造了我
于是我也含一半柔软的泥土
后来发生了巨变
经过时间的压实、脱水、重结晶
人间就遍布了坚硬冰凉的身体
而我由于躲在莫高窟、佛的法力之下
如银杏有幸躲过第四纪冰川
得以保留古人的基因,没有改变
我向来不羡外面的世界
这方洞穴就是世外桃源
但总会有意外
假如你看到一个人独自行走
睁眼却无视一切的存在
会说话却又无法交流
那便是我——并非投生
还没有归
昨夜从壁画上走下,我梦游在人间
2019-02-05
◎月下小潭
十万大山
一眠着的白狐。白雪公主
细嫩的皮肤
透亮的胴体
皎洁的灵魂闪耀水底
嗅玉兰花的清香丝丝缕缕
有床
刚好盛得下身体
我是做牛郎
抱走她自琼宇垂下的白纱
还是做诗仙
纵身捞取她的芳心
2019-01-26
◎人行道上一船骸
峡谷是峡谷
山是山
不过山太高,就有可能成暗礁
森林,这些水草,有时摇曳
不是因为风,是暗流在涌动
蚊蝇是温顺的小虾米
最凶猛的应该算是我们
这些狼鳗,经常躲在自建的洞穴中
一旦有猎物靠近
立即张开妖怪的血盆大口扑上去
那些小鸟,哦,是船夫
他们个个老把式
他们驾驶着木舟划过我们的头顶
从没出过海难
我是说,我们偶尔看到的船骸
都不是他们自己的原因
比如航术建造术,所造成
2019-02-03
◎山中迷路
像水,在山涧、沟渠、河床
流着流着,基本不会突然之间消失、不见
所以根本不用害怕
现在虽然不在主蔓、二蔓、三蔓
你所说的国道、省道、县道
而是处于山野
陆地的神经末梢、瓜蔓的卷须之上
也勿慌乱
没有一根侧枝独立于主枝
没有一根主枝独立于树干——之外
顺须找到蔓,顺蔓朝粗的方向寻找
肯定不会再有断崖
即便无法再正常行走
啊!也是一枚香瓜堵住了去路
想想一排排酣眠的瓜籽多么幸福
虽可能稍有遗憾不是自己的那枚
但也可借宿
2019-02-11
◎谷雨
看不见究竟多少女工
只看见密密麻麻无数根细针
拖着长线飞舞
只看见天地
偌大的天地都是作坊,一片忙碌
绿的绿,红的红
满目簇新,满目明丽,满目锦绣
一件旗袍,或者汉服
仿佛一夜之间绣成
仿佛穿在爱人身上,洞房花烛
而不是地球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