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我的家!她可能没有巴黎的风流旖旎,也没有纽约的摩登气派,更没有罗马的古典气韵……她平实、可亲、人情味十足,就是我们过日子的地方。
平实就体现在广州人的衣着上。常听人说有些地方是先敬罗衣后敬人,老广州却会告诉你“禾秆盖珍珠”——不可以貌取人的道理。不说改革开放初期那些洗脚上田、先富起来的农民企业家传奇吧,就是现在,本土许多成功人士还是偏爱随意、舒适的打扮,尽管华南地区堪称全国服装产业的龙头,时尚设计产业发展得日益蓬勃。在这座城市,衣着朴素的“率性派”和打扮入时的俊男靓女大可以各行其道、和谐共处。
饮食方面广州就更实在了。“食在广州”的涵义,不仅是指广州人会吃、敢吃,更在于吃得方便、吃得自在,丰俭由人。广州既有精致豪华的酒楼餐厅,更有遍布街角的粥档面店、“大排档”。其实,在广州真正的老饕可不会迷信什么高档气派的堂馆,他们深知寻常巷陌中往往能品到最醇厚、最地道的广州风味。
至于住,还要我提醒你广州一直是“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最平民化的吗?!广州不但房价较低,而且各种价格区位的房源也相对充裕——初来乍到的外来工、踌躇满志闯天下的大学生、事业有成的专业人士……都能比较轻松、方便地在这里找到一席之地。也正因如此,广州不但吸引了全国渴望一展身手的追梦人,还成了“亚非拉”青年的理想地。小北花圈的非裔“新移民”、东圃的巴基斯坦印度客……早就成了广州人的老街坊,甚至有人戏称广州是“朱古力城”。
没有蓬勃的生机与浓厚的商业资源,广州的磁力不会那么无远弗至,但如果没有一种包容、博大的胸襟,没有那种守望相助的人情味,广州也不会那么可亲。前些时候出现的“托举哥”、为救助病儿的“的哥义载”……这种民间自发互助慈善活动让人感受到广州的温度。
曾几何时,广州也被人诟病“脏、乱、差”。批评虽然刺耳,但也反映了我们“家”有待完善之处不少。但是,我不大相信开放、包容、多元的广州会因此关上自己的门窗,慢慢地变得不好亲近起来。毕竟是“千年商都”,广州人怎会不明白海纳百川的道理?清理去淤泥垃圾,百川带来的不就是源源生机、滚滚财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