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了解更多。
淘书趣记二则文|庞国义
人们都说“老还小”。这是因为人的岁数大了,身体差了,需要像小孩一般的呵护;另外老人思想倒退,总是喜欢儿时的东西,喜欢忆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于是,逛旧书摊成了必修课,这过程中就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儿。
一、《战地新歌》
(庞国义先生藏书)
文革期间前后出版了五本《战地新歌》,我手中有四本,缺第三集。这歌本虽然并不优秀,但毕竟像自己5根手指缺了1根那样不自然,寻找第三集也就纳入了寻书范围,只是不列为重点。在杨公桥地下商场、石桥铺渝州交易城等大小书摊逛悠了多年,其他重点非重点的书收获了许多,这本书却未能如愿捕获,也就渐渐地淡忘了。
那一日在中兴路地摊,一从北碚赶来的老头从大口袋里倒出来满堆的书籍中,有一本书直端端地滑到我的脚背上,捡起来一瞧——嘿,“战地新歌(续集)”,恍惚中觉得这是我曾经计划过寻求的那本书。于是问价,老头喊5块,我还2块,老头说添点,结果3元成交。回家整理书才傻了眼——买重复了。眼见5本书有2本是相同的(后来把多余的一本送给了一位书友),心中直埋怨自己越老越糊涂,记性啷个会差到这种地步?
某一天,原灯泡厂的同学老D来电话说,他们的旧宿舍要拆迁了,新房已落实,近日要搬家,叫我去坐一会儿,吹吹龙门阵。我急忙赶去,登上那座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的木板楼房二楼,摇摇晃晃,提心吊胆地进了屋,看见一片狼藉的空屋,大有时过境迁,往事如烟的感觉。闲谈中我突然问了一句:有没有不要的报刊书籍之类?老D指着屋角的一捆书说,已经卖了几捆,就剩那一点点儿,老婆已经去喊搜旧书的农民去了,可能一会儿就回来。
我三步并两步上前,一把解开绳索,刚翻了几本,就露出了“战地新歌(第三集)”的字样。这次绝对不会再错了,真是豌豆滚屁眼遇了圆(缘),这一趟没有白跑,不花一分钱了却一桩心愿。我的老祖宗,那句“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古训啷个恁个灵验哟!
二、《孙子兵法》
(庞国义先生藏书)
1991年,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套《孙子兵法》连环画集,共6册,32开,全套定价48元。在望子成龙思想支配下,虽然经济拮据,我依然咬紧牙关,买了一套油墨喷香的崭新兵法送给小学刚毕业的孩子作为生日礼物。
谁知我家那个不成材的小家伙并不领情,三分钟的热情过后便将书束之高阁。一日,他舅舅来家,从书架上随意抽出一本翻阅,临走时带走(第二册)要“回去看”,于是书少了一本。又一日,孩子的同学来家耍,将剩余5本借走说“看完还”,于是书全部没有了。不久,他舅舅那本第二册还回来了,而同学借去的那5本随着他考上外地区的学校失去联系而渺无音讯。于是,书架上的《孙子兵法》就只剩下这个舅舅归还的第二册了。
每次清理藏书就感叹:战地新歌“4缺1”,孙子兵法“1缺5”,干脆把它淘汰了,免得障眼睛。但又下不了手扔,于是那件“孤本(第二册)”就静静地立在书架一角。
一晃16年过去了,这期间我搬了两次家,那件“孤本”也跟着到了新家。去年某日到杨公桥地下书市逛悠,在区图书馆下梯坎进洞后的第一个书摊上,垒起一叠书——孙子兵法。我眼睛一亮,心中直鼓捣,会不会再次“遇缘”。不由自主地拿起来一数,5本,缺第二集,哈哈——这就是我的书呀,居然还有八成新!物归原主直接拿走吧,摊主肯定不依教,他是不相信喜剧的,除了付人民币,所有解释都是空了吹(白说)。
我稳住情绪,不动声色地问老板多少钱?老板开价:100元。我真想一拳打过去,心太黑了吧,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丢失的书,竟然大张娃娃口,要收我100元!
但我不能暴露这是我的书,不能让他看出我迫切追回此书的心情,否则他更要傲价。于是我开始踏亵贬低这套书的价值:差一册,不成套,没得意思得,根本无人买……我还价50元,并且边说边走。老板叫添10元,我说多一分钱都是你的东西。老板妥协了:回来,拿去拿去。
望着失而复得的“兵法”1-6集按序恢复原位,我百感交集、哭笑不得,虽然付出了一倍的冤枉钱,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经历了5840天,是我的还是我的,这是天意吗?我以为是。
2008年9月9日
编者言:
感谢庞国义老师对重庆旧书的支持!
庞老师文采斐然,精研文革史,是重庆地区文革史料大藏家之一,庋藏巨富。他为重庆某一特殊历史时期的文史研究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参与编辑、著作的《故人旧事》、《石桥铺老街》等书籍、文章深受读者喜爱。
扫码关注我们更多精彩等待你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