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点蓝字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流淌着思念
那一双眼眸
已忧郁成蓝色
倘若
能将半生风雨
装进行囊
现在就踏上月色
回到故乡
本期导读
本文节选自旅美华人鲍奕佳先生的《永康岁月记忆》一文。
鲍奕佳先生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77届大学生。 那一年,永康有11名学生考上杭州大学,成为一代娇子,被称为11条好汉。而全县共有92名学子考上大学,成为那个年代轰动全城的新闻。限于篇幅,关于77届高考的故事,在本期中未能呈现,我们会在适当时候,推出本文续集,带你重温那场久远的鲤鱼跳龙门的故事,敬请期待!
那一段
如歌
de
永康
往事
文 / 鲍奕佳
01
夏日,清晨,芝加哥郊外。后院墨绿的树梢跳跃着几只小鸟,有全身通红的红衣主教鸟, 蓝蓝的冠蓝鸦,还有黄色肚皮的知更鸟。树梢上方是浅蓝泛白的天空。
绿茵茵的草地, 歇息着二只小鹿,静谧中添一份祥和。透过落地窗,看着花斑的小鹿,不知怎的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故乡生产队的那头老牛。
院子里的两只小鹿,悠闲而自在

02
思绪早己回到逝去的岁月。永康,我的故乡,我度过的那段青葱岁月的地方。
那是一个夏日午后,生产队杀了那头老得再也犁不动田的水牛。我们知青们和村民们一起,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盆盆罐罐,排着队,等候着分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牛肉。不少村妇眼泪婆娑,嘴中呐呐低语,罪过,真的罪过。是的,老牛吃的是草,劳作一生,直到老了在泥泞的田里再也迈不开步子,还把自己的肉身作为最后供品献祭人类。
老牛似乎也可感知大限日子的来临,流着豆大的眼泪,但还是听从人的摆布默默地,温顺地走向自己生命的尽头。村妇悲切的神情,尔后牛肉飘香的欢快晚餐叠合一起成为一幅怪异的画面。此刻我好像突然理解了毕加索立体主义的人头像,它表现了扭曲的和谐,丑陋的完美。生活充满各式各样的荒诞,而荒诞中又是那样的合情合理。
03
领取牛肉的队伍中站在我前面的是一位高高个子,眉淸目秀的大嫂,眼角也挂着泪珠,一付文静温柔的模样。可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文弱的女子,后来我也见证了她英雌的威武。她有二个快到二十岁的女儿,还有二个十来岁的儿子。她的丈夫是个老实的出门人,六二年去福建一带补铜壶,见到海峡的紧张备战,回来后以散布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谣言而被抓进去了,坐了多年的班房。那两个儿子应该是在丈夫坐牢后生的,长得和村里的秀才--大队会计很是相像。
有一天,可能是有人风言风语又拿她二个儿子说事了,她被惹怒了,站在大院里,一手叉腰,一手指点,粗声粗气地说,我的X, 不想给你装,你做梦也没有!我想给谁装就给谁装,谁也管不着!她的宣言气势磅礴,掷地有声。听众男女个个屏住呼吸,鸦雀无声。回想此时此景,不禁让人赞叹:中国妇女从此站起来了!其实,仔细想想,这何尝又不是那个年代的一种无奈。
04
说到下乡,交待一下,我是七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成为一名光荣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但永康知青们亲热地叫自己是:上山下。不知是谁发明此称呼,取前三字为简称倒也符合国际命名规范,堪当知识青年之称谓。下乡那天县城里开欢送大会,下山下们胸前挂着大红花,排着队伍游行,从解放街上街一直走到溪下街,山川坛。百姓万众空巷,沿街而立,热情奔放,盛况空前。
当我们游行到和平桥头时,沿街民众中走出一帅气小伙子,按照现在的说法是小鲜肉,一看原来是我初中同学苏刚。他大步向前,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个塑料封面日记本。屝页有他题词:送给革命小将---留念。不用说我深深地被这同学革命情谊所感动。还有一位也是小鲜肉同学许激扬送给我一方枕巾和一只口琴。莫非是让我孤独时吹吹思乡曲,半夜哭醒用枕巾擦擦泪?这就有点小资情调,悲观主义倾向了。

05
就这样我带着革命情谊和悲观主义,同时还怀里抱了马恩选集,列斯选集各四卷,来到永康县苏溪公社十里牌大队二小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们去的是知青点,这是七四年的新生事物,厂社挂钩。知青点成立三结合管理小组。生产队老村干部叫小多的任组长,永康拖拉机厂派来的带队干部吴荣是付组长,本人作为知青代表也荣任付组长。我的主要职责是早上起来吹出工哨。晚上收工回来,也不洗刷,泥腿子坐在煤油灯下读《自然辩证法》《国家与革命》,怀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有趣。
当然还有更有趣的。合上马列的书,晚上去农民的自留地偷点瓜果蔬菜更是刺激,更是享受的娱乐活动。这种坏事,我是一定要参加的,否则就失去了领头人的风范与威信。但是我们从没有偷鸡摸狗。想是也想过,但是鸡圈很靠近农舍,夜里一有惊动,鸡群会乱叫,偷鸡这种技术活,没有能人指导,也不象现在能上网查查手段,我们干不了。摸狗更难,一定要下药才行,风险很大,我们没那个狗胆。唯有一次一只不知是谁家的狗逛进了我们知青住的院子,我们想晚歺的香肉来了,把前门后门一关,拿了扁担追着打狗,狗英勇顽强灵活机智不屈不饶与我们周旋,我们追得满头大汗,终未得逞,只能作罢,让晚歺肉从后门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06
从狗身上没有实现的英雄气概,我们从自己身上找了出来。七十年代中期,男生留长发己开始时兴。下乡后不知是谁先提议知青点全体男生都剃光头。谁不剃谁就是狗熊,就是他妈的狗娘养的。于是我们个个成了光头英雄,都不是他妈的狗娘养的。我们集队顶着大光头,推着独轮车,回城里挨家挨户吆喝着换大粪。偶遇留城认识的女生,开门想换大粪,一见是我们,不好意思掉头就跑。背后留下的是我们一串豪迈笑声。
永康中学初中二连六排部分同学2017年4月重聚
(左1为作者)
07
下乡不光是换大粪这样的脏活,其实也有轻松辰光,还有得意时刻。那时兴起农民体育活动的时髦,各地区举行以农村生产大队为单位的农民蓝球赛,一不小心我们知者点得了永康县的冠军。为此县体委组织我们回到城里训练数月,以参加金华地区的比赛。穿着印有大大号码的兰色针织球衣,在城里逛来逛去,我们一个个都是象公鸡似的神气活现。地区比赛我们得了第二名,也算交待得过去,没给广大永康农民丢脸。
金华地区农民篮球赛(第二排右二为本文作者)
当然除了打球、偷菜,我们主要的任务是接受再教育。村里派来管我们的小多同志土改时就是农会主任,身上应该有不少故事。他个子不高,刻满皱纹的脸,时常眯着眼睛,闪烁一丝农民不常见的蛮横、狡黠。力气不小,农活是一把好手。据说年轻时扛三百斤圆木也不在话下。
一夜,我跟着他看水。所谓看水是当水库在一定的时间给我们村的农田输水时,村里派人沿着水渠巡逻,防止其他村的人把渠道挖了缺口,半路上把水偷了。我们穿着簑衣,戴着凉帽,沿着渠道来回走。半夜三更,走累了就躺在渠道边草地上,听着小多讲村里各种各样的逸事,讲村里漂亮寡妇门前的是非,讲大队不同姓的宗族之间的明争暗斗。还说起当年永康下街县政府对面巷子里有好多窑子店。他去县城赶集,卖了农产品,得了钱,就到那儿逛窑子。几个铜板来一次。最多时他连干七次,当然后面几次是精疲力尽,燥疲疲,没花头的啦。他接着如此说明。听得我一愣一愣的。就在这金衢盆地的黄泥山岗,在这黑夜里、星空下,我接受着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由此跨入社会,由此从懵懵懂懂浑浑噩噩的少年成长为懵懵懂懂浑浑噩噩的青年。
永康拖拉机厂半工半读高中班部分同学2017年重聚(左4为作者)
作者简介
鲍奕佳,男,先居美国芝加哥。就学于永康大司巷小学,永康县中学初中,永康拖拉机厂半工半读高中班。曾是苏溪公社十里牌大队下乡知青,永康拖拉机厂工人。七七年入杭州大学生物系学习,毕业留校工作三年后赴美留学,得硕士、博士学位后一直从事生物技术,疾病诊断,医疗器械产品开发。

这个夏天很热,就像海外游子对故乡的思念……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这是
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我们把故乡的故事
说给你听
永康乡愁
编辑:朱朱 撰稿:鲍奕佳
编审:海蓝 图片:鲍奕佳/网络
校对:江燕
投稿:[email protected]
夕阳
流浪一样的诉说
惆怅的心
从不曾忘记那片土地
乡愁归处
是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