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文化艺术平台
| 文学 |书画|摄影|朗诵|音乐|
|第 1641期|
?
余 味 曲 包
?文/杨生博
七月二十八日,家乡文友马宏茂发来一张图片,是阎纲先生写给我的书法作品"余味曲包",我不由得走到窗前,心在潮湿中往事有一种暖的感觉。
一九七三年,我去赵镇学校上初中,学校没有宿舍,父亲领我去表叔家投宿失望,向外走的时候搂了我一下肩膀,说了一些替表叔开脱的话,我明白,他是怕九月的雨凉了我正在上进的心。后来,我们几个境遇差不多的同学就住在了教室里,晚自习一下,桌子一拼就当床了,我是在那个时候找到了一个意象:冬天的风是专偷穷人温暖的小偷!我们不管把门窗关的多紧多严,风总是钻进来盗走我们身上的温暖。痛苦的事还有学校那口井里的水,咸的让我们肚子里的饥饿望风而逃。班主任给我们想了一个吃饭的方法,他让我们吃饭时轮流读小说《红岩》许云峰在狱中的篇段,并说这本书是家乡人阎纲先生向全国推荐的。于是,我们吃饭有了一个模式,一个同学读书,其他同学吃饭,我们不知不觉在泪水中吃完了饭,对咸水泡馍的味道也越来越没有了印象,但饭后的读书劲头明显高过了其他同学。这是阎纲先生第一次飞入我的心里,也是我第一次感受文化的力量,但我黄豆般的心,就是这一次被温水浸泡,发了芽,并有了顽强地仰望!
一九七九年九月,我在大雨中走进了陕西师范大学去求学,其实,我的心早已被亲人丰沛的泪水浇透了。我的一位伯父得知我考上大学的消息,深夜从西瓜地里跑回,敲着他女儿的窗户报告我考上大学的消息。我的父母在那几天扮演着肉笑皮不笑的角色,生怕一时的喜悦流露,让我重温四爸上大学政审未过、奶奶眼睛失去光明的噩梦。直到我在玉祥门车站上了迎接新生的汽车,送我的父亲才蹲下身子,闭着眼睛哭着自己的喜悦。
那时候考大学是一件拚命的事业,我们这些农村青年的目的就是走出黄土地,与贫困来一次分手。对我而言,家庭出身的包袱更强化了我的这种心理,加上后来知道国家对高考生源的评估结论,做为基础最差的七八届高中毕业生,在前有"老三届"围堵,后有教学秩序正常后的"正规军"后追中能上大学,真是惊险地一跳。因此,刚上大学的自己,满脑子都是怎样剥掉自己身上农民的皮,斩断农村的根。给我们上《写作》课的阎景翰老师似乎看破了这一点,当他讲到文学与生活时,他说生命的故乡是生活的魂地,一个有故乡的人才有生活的根基,他鼓励我们多回故乡体验生活,写出文学的好作品,为了说服同学们,阎老师举起了阎纲先生的例子,说阎纲能有成就,原因是他故乡根子扎得深,说阎纲到北京说着陕西话,爱吃的还是礼泉的烙面,临下课时,阎老师意味深长地说阎纲是自己的侄子,是他阎家的骄傲!阎景翰老师的话我们当时没有接受,但他关于阎纲先生成功的原因分析却像重锤砸在了我们的心上,我们虽然没有动摇自己不想回故乡的念头,但向往成功的心为后来念头的动摇埋下轰天的地雷。
让我们彻底动摇,并爱上故乡的事件,是阎纲先生一九八O年发表的评论《高尚圣者和殉道者》,阎纲先生热情肯定张一弓小说《犯人李铜钟的故事》,认为作品塑造了一位一心为民,不怕坐牢的好干部形象,说李铜钟是"人民的英雄!"如果说我们在小说中看到了一位感动的艺术形象,那在评论中我们看到的,则是一位敢于审判历史,为民请命的活生生的偶像。我们在阎纲先生的评论中似乎一下生出了第三只眼睛,看清了故乡的屈辱与心酸,我们开始自掘自己与故乡相隔的城墙,为自己的感情,灵魂寻找本该属于自己的根。
一九八四年七月,我到今天的咸阳师范学院报到,开启了自己人生的职业里程,由于非文学专业毕业,自己在另一条道上努力去奔,直到二0一七年九月才与文学相逢。我是在整理资料中发现了女儿初一写的一首诗,诗中女儿有一个愿望,希望她的爸爸把文学爱好坚持下去,做一个诗人。我的女儿已是很有成就的高校年轻教师,对于她的成长我的帮助几乎为零,现在我下决心去写诗,也是一种灵魂上的自我安慰。可是写诗也让我陷入新的苦恼,到二O一九年年底,虽然出版了诗集《生命生命》,获了一些奖项,还在八大诗刊的其中七个诗刊上发表了作品,但自己在思索中有了一种与诗更为遥远的感觉,我虚心请教了一些著名诗人,但观点各异,让我无所适从,脑子又多了一层茫然。恰在这时,从报纸上得知阎纲先生回到家乡,我便有了拜访阎先生指点迷津的想法,我打电话向马宏茂求助,于是就有一次难忘的经历。
二0二0年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在马宏茂的引领下,我和李敬全,赵晓萍等人一起走进阎纲先生的住所,这一天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八,我把老母亲蒸的包子给阎先生提了一些,阎先生一脸欢喜,说自己就爱吃这家里才有的味道,并要我代他向我母亲问好。这一次拜访,阎先生解决了我写作中的三个问题。一是为谁写作?他说写作的动力不要从外部去找,应在内部去寻,你的生命需要歌唱,并且是自己的声音,这就是写作的动力。二是写什么为好?他主张先写自己的亲人,写自己动情的人和事。三是怎样寻找自己的血地。他说血地是母亲生儿流血的地方,这也是一般人多选故乡为血地的原因,他强调有血地的作品才可能有魅力,有灵魂。
之后,我在老家防疫呆了一百四十多天,每天我田间地头拍照,询问乡邻一些事情,把一些感受创作成诗发于微信朋友圈上,我慢慢有了一种写作离不开生活,诗让生活有趣有味的感觉,写作时我常常流泪,泪水中泡过的句子往往成了诗眼,我把写下的诗投给我心中的圣地《诗刊》,竟然顺利地上刊了。随后其他刊物也把这一段写下的诗几乎一网打尽。我终于突破了自己的围困,写作时眼前开阔了许多。
二O二O年七月二十三日,阎纲先生提议召开了一次礼泉作家座谈会,我和李敬全应邀参加,会上,阎纲先生历数礼泉文学百年涌现的有气象的作家,我也被他列入其中,他评点我的诗温情中有痛,味中有味。阎纲先生说:"诗词是最高的艺术形式,中国的格律诗更是此。","你杨生博艺术感觉不错,难得写白话体并且很短,精心营造末句,把艺术打击放在曲终的最后,你杨生博突出的艺术特色,是凭借仅有四行的绝句构建你杨氏的自由体诗"。过了五天,阎纲先生书写"余味曲包"书法作品赠我,真让我惭愧中感激不尽。"余味曲包"是刘勰《文心雕龙隐秀第四十》中的一句话,原文为"深文隐蔚,余味曲包",意为文章写得深刻,含有内在的美,包藏着味外之味。
如今,我把这幅书法作品已经装裱,准备挂在工作室内,时刻提醒自己,怎样去做文化人,怎样去书写活生生的生活,怎样不辜负一个文化巨人的殷殷期待!

2020年9月24日于镐京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作者:杨生博,陕西服装工程学院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评论家、著名非遗诗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二届"中国当代十佳诗人"。在《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林》《诗潮》《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绿风》《延河》《中国文化报》等报刊发表文艺作品300余篇(首),出版诗集《生命,生命》。
朗诵:莫非,一位法律工作者,现为全民悦读咸阳渭城阅读会副主席、咸阳朗诵艺术学会理事,多家网络平台主播。用情吐字,用爱归音,永远做声音的行者!
编辑||赵晓萍审稿||张克俭
长按关注壮美昭陵平台
点击下面蓝字“阅读原文”平台作品一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