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王曾求教于名医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你一定是医术最好的那个吧?”
扁鹊摇了摇头:“正相反,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个!”魏文王不解地问:“可是你的名气最大呀?请你介绍的详细些。”
扁鹊开始向魏文王解释,原来扁鹊的大哥治病,是在病情发作之前,那时候病人自己还不觉得有病。
但扁鹊的大哥就教他们调节饮食、起居和作息,使他们的病通过有规律的生活而消除在萌芽状态,因此扁鹊大哥的医术难以被人认可,所以没有名气,甚至不被别人认为他会医术。
而在扁鹊的家里,他才是最被认可的;而扁鹊的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时,症状尚不十分明显,病人也没有觉得有多大的痛苦。
扁鹊的二哥便通过简单的食物和药物的治疗方法起到消除病症的效果,乡里人都认为他只是会治小病,所以名气也不是很大。
但是在扁鹊家中,一致认为他更胜扁鹊一筹;扁鹊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严重之时,病人痛苦万分,病人家属心急如焚。
此时,他们看到扁鹊在经脉上穿刺,用针放血,或在患处敷以毒药以毒攻毒,或动大手术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缓解或很快治愈,似乎扁鹊是最擅长救人性命的,所以扁鹊得以名闻天下。
所以,过程管理,将工作做在前面才能防范于未然。那么,对于财富,做在前面的工作究竟是什么呢?“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孟子曰:“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泽:原指雨露,引申为祖业、事业。斩:斩断,引申为衰败。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富不过三代”。因此,那些应该做在前面的工作一定是“道德传家”。而最好的方式就是言传身教、以身作则,这应当成为我们子女教育和财富管理中最重要的事,没有之一。
2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携手新锐财经媒体华尔街见闻,共同于中欧上海校区举办2019新春财富管理论坛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策划的首个音频节目正式上线活动。我也有幸参与了现场的部分,下面是想与大家分享的内容:
本期论坛邀请了4位财富领域的学者和创始人,打开学科边界,共同探讨财富之道。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中坤集团金融学教席教授芮萌,中欧FMBA2012级校友、融义财富创始人兼CEO陆晓晖,淳石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姚伟示,e代理创始人兼CEO何文迪4位学者与创始人到场分享。

经济、金融、财富的现状、常识与逻辑
01
由于美国减税政策的影响已经逐渐消退,金融市场整体收紧,但由于加息进程的放缓,我认为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会减缓,预计约2.5%。
由于整体金融环境紧缩以及来自贸易战的压力,我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但由于政府出台的一系列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支持民营企业、基建,减税降费以及贸易战的放缓。因此,即使经济放缓,但还是在可控范围内,预计约2.4%。既然经济放缓,但还是在可控范围内,股市又是经济的晴雨表。至于今年股市的表现,也就心中有数了。
美元宽松时,向全球释放流动性。美元紧缩时,则向全球回收流动性。从历史的情况看,美国在制定货币政策时,只会考虑本国的通胀和就业状况,而不会考虑对其他经济体的影响。所以,各国跟着美国制定的货币政策很可能并不适用于本国的经济状况,从而导致危机的产生。因此,一方面,由于上面所提到的弊端,各国的货币政策不要紧跟美国。另一方面,由于美国、美元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以及影响力,各国的货币政策又要参考美国。
因为国内生产总值=消费+投资+净出口,(国内生产总值-消费)-投资=净出口,储蓄-投资=净出口。所以,当储蓄小于投资时就会导致贸易逆差。因此,一方面,美国的储蓄小于投资导致了贸易逆差。另一方面,我们的储蓄大于投资又导致了贸易顺差。所以要减少我们的贸易顺差并不是加大进口并减少出口这么简单,还要加大投资并减少储蓄,而目前也是这样的趋势。
中美贸易冲突的深层次原因不仅在于贸易,更是在于中美之间的关系,这反映了中美之间可能处在了“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情形之中。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描述了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对一个原来就存在的老牌帝国所构成的挑战与压力。2012年,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院长艾利森总结出“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用来描述中美关系,认为中国的崛起可能造成中美之间的对抗乃至“战争”。因此,一方面,战争可能从贸易战到金融战,到经济战,再到军事战,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市场的上升就一定是个曲折的过程。另一方面,由于现代的竞争已不再依赖人口、土地、石油等传统资源,而是靠技术、信息、数据等现代资源,且由于核威慑的存在,军事战的可能性是不大的,所以市场就不可能存在彻底的崩盘。
我们的外汇储备够吗?一般认为,一国的外汇储备要能够支付其进口(30个月),偿还外债(一万亿),维护汇率稳定。现在国内的广义货币已经达到了150万亿人民币以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个大致的标准:一个国家如果要干预外汇市场,外汇储备应该大于其广义货币的20%。就是说,需要达到30万亿人民币以上,按照现在的汇率计算,意味着外汇储备要有4万多亿美元,而目前我们的外汇储备约为3万亿美元。因此,如果我们要完全地干预外汇市场,现在的外汇储备是略微不足的。
中国城市家庭资产规模快速增长,我国家庭户均资产规模从2011年的约90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约162万元。中国家庭资产年均复合率增长率约8%(看看你有没有“拖后腿”或“被平均”?),而2010年到2016年美国家庭资产年均复合率增长率仅约3%。经济增长方式由依靠增加生产要素投入量的粗放型转向提高生产要素质量和利用效率的集约型。未来几年,经济发展速度从高速增长将转向中高速增长和高质量增长,稳定在约6%。至于更高的经济增速以及真正的牛市,则要看继续的“改革开放”、“中国制造2025”、“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战略能否成功。
在中美家庭总资产配置的对比中,中国家庭住房资产占总资产的约78%,而美国家庭住房资产占总资产的仅约35%。中国家庭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的仅约12%,而美国家庭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的约43%。中国家庭较高的住房资产占用了家庭过多的流动性,挤压了家庭的金融资产配置。与美国、法国、英国等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比例很低。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是家庭偏爱的投资品,风险类金融资产配置较少。因此,一方面,那些在过去十年因购买住房而享受到那波红利的家庭在未来十年也将“为其所困”。另一方面,以股市为代表的金融资产也将在未来的十年成为人一生少有的几次改变财富、阶层甚至命运的核心变量。
家庭财富健康得分在年龄上呈“倒U型”。户主学历越高,家庭的财富健康得分越高。学历越高的家庭,其金融知识水平越高,同时户均收入水平也越高。家庭财富健康得分与家庭收入呈正相关。随着家庭收入的升高,家庭财富健康得分明显增加。随着家庭资产升高,家庭财富得分明显增加。以家庭对利率、通胀和风险的计算与识别,衡量家庭的金融知识水平。户主金融知识水平越高,家庭的财富健康得分越高。因此,一方面,“寒门难出贵子”在未来将成为常态,知识对财富的影响也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地重要。另一方面,就像互联网带来公平的同时也加大了垄断和贫富差距一样,财富的“马太效应”将愈演愈烈,而没有知识的人也将直接被无情地淘汰。
Brinson、Singer和Beebower对1986年的研究进行了更新,通过对1977年到1987年间82只美国大型养老基金的季度投资数据分析。研究结果显示:平均来看,资产配置策略决定了投资组合收益方差的约92%,叠加择时策略可将解释度提升为约93%,叠加选股策略可将解释度提升为约96%。因此,大类资产配置(如:现金、债券、股市、楼市、大宗商品等)是体,它决定财富结果的决定性因素。其次是面,是什么时候买。再次是线,是买什么,也就是中类资产配置(如:股票、基金等)。最后则是点,也是买什么,也就是小类资产配置(如:某某股票)。点、线、面、体,就是一个完整的财富管理体系。
从历史走势看,在一定的时间区间内,可能存在某类资产比较确定的趋势性投资机会。比如:在过去3个月买创业板指数,在过去3年买蓝筹指数,过去5年买信托和银行理财,过去10年买房地产。之所以单边投资在过去是可行的,主要还是因为在投资拉动的经济高速增长之下,融资需求较大,各类资产的回报率都比较高。在政府、银行等直接或间接、显性或隐性的背书之下,各类资产的违约风险都较低。因此,高收益、低风险的资产也成为了现实。因此,一方面,现在则正好相反,“傻子”和“文盲”都能挣钱的时代已经过去,知识尤其是财富知识真正成为了财富的通行证。另一方面,现在也确实还存在着比较确定的趋势性投资机会,那就是股市。
战略资产配置属于长期策略,投资期限一般约4年,核心解决的问题是风险敞口问题。战术资产配置则属于短期策略,投资期限一般约半年,核心问题在于把握市场机会。那么,战略资产和战术资产如何平衡呢?那就是以战略资产配置为基础,辅以战术配置短期调整。因此,战略和战术一定要结合,一方面,不能不顾长期的机会(如:今年的股市),也不能不理短期的风险(如:去年的股市)。另一方面,也不能不顾长期的风险(如:未来的楼市),也不能不理短期的机会(如:过去的楼市)。

不可能三角
02
“不可能三角”是一种悖论,即难以同时获得三个方面的目标。而且在许多领域都存在,如:商业、区块链、经济和财富。
商业“不可能三角”:是指区商业目标选择面临诸多困境,难以同时获得三个方面的目标,在商业管理方面,多、快和好三者也不可能兼得。多和快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好,如:淘宝。多和好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快,如:雷克萨斯。而快和好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多,如:盒马生鲜。
区块链“不可能三角”:是指区块链目标选择面临诸多困境,难以同时获得三个方面的目标,在区块链管理方面,安全、环保和去中心化三者也不可能兼得。安全和环保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去中心化,如:网银。安全和去中心化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环保,如:工作量证明货币。而环保和去中心化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安全,如:IP投票制货币。
经济“不可能三角”:是指经济社会和财政金融政策目标选择面临诸多困境,难以同时获得三个方面的目标。在金融政策方面,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三者也不可能兼得。资本自由流动和汇率稳定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货币政策独立性,如:货币政策非独立。资本自由流动和货币政策独立性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汇率稳定,如:浮动汇率。而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则必然不能同时具备资本自由流动,如:资本管制。
财富“不可能三角”:是指财富目标选择面临诸多困境,难以同时获得三个方面的目标,在财富管理方面,低风险的安全性、高收益的收益性和高流动的流动性三者也不可能兼得。
因此,一方面,低风险的安全性和高收益的收益性则必然同时具备低流动,如:房产和长期债券。低风险的安全性和高流动的流动性则必然同时具备低收益,如:理财产品、货币基金和短期债券。而高收益的收益性和高流动的流动性则必然同时具备高风险,如:股票和股票基金。另一方面,这三个维度需要平衡,但不是永远都是在这三者之间平均配置,而是根据不同的周期和个人特征来平衡。如果现在的房价高高在上,那为什么三分之一的总资产还要配置房产呢?如果现在的股价萎靡不振,那为什么配置股市的资产只有三分之一呢?而如果现在家庭随着都有可能急需大量用钱,那为什么配置理财产品和短期债券的资产也只有三分之一呢?所以这种平衡既要根据不同的周期和个人特征,它也是一种动态的平衡。

平衡的家庭资产配置
03
前面提到“不可能三角”之间需要平衡,其实家庭的资产配置也需要平衡。不同的是,其不是动态平衡,而是静态平衡。
平衡的家庭资产配置里面最经典的是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置,而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置的核心原则就是“1234”,即:
现金资产:10%的总资产应当配置现金资产,主要用于短期消费,一般是指3-6个月的生活费,如:吃饭、出行、穿衣等。
保障资产:20%的总资产应当配置保障资产,主要用于意外重疾保障,一般要专款专用,如:医疗、车祸、重大疾病等。
投资资产:30%的总资产应当配置投资资产,主要用于投资股票、基金、房产等,目的是要为家庭创造收益,如:股票、基金、房产等。
稳健资产:40%的总资产应当配置稳健资产,主要用于可投资信托、债券等,目的是保本升值用于养老、教育等,如:信托、债券、养老、教育等。
因此,一方面,平衡的家庭资产配置不是动态平衡,而是静态平衡,因为要保障资产的安全性、收益性、流动性和稳健性。另一方面,在每一个资产大类的资产小类(内部投资品种)中,却不是静态平衡,而是动态平衡的,如:股票、基金、房产等之间的配置。前面也提到过“资产配置策略(大类资产配置)决定了投资组合收益方差的约92%”,我想这足以证明了平衡的家庭资产配置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很值得我们去关注。

财富之道
04
关于财富,因为你既不是财富的奴隶,也不是财富的主人,而暂时只是财富的管家。爱马仕家族一位第五代成员说过一句话:“家族企业是我从子女手中借来的。”
因此,就像“我们不是孩子的所有者,而是孩子的陪伴者”一样,我们也不是财富的所有者,而暂时只是财富的管理者,我们要用这些财富让自己和他人幸福。此外,我们只需要培养孩子三种能力:自学的能力、幸福的能力以及与人和钱打交道的能力。在企业中也是如此,我们只需要培养员工三种能力:自学的能力、自我管理的能力以及与人和钱打交道的能力。
关于股市,楼市中有句话叫“短期看金融,中期看土地,长期看人口”,因此我认为股市中也应该有句话叫“短期看资金,中期看公司,长期看经济”。而且经济中还有句话叫“价格是由价值决定,受供需影响”,所以我认为应当基于价值和供需去分析资金、公司和经济在未来的变化。于是,分析资金就要看是投资资金还是投机资金,资金是宽松还是紧缩,是降准降息还是加准加息。分析公司就要看是好公司还是烂公司,新股上市是加快了还是减慢了。分析经济就要看是自生的还是刺激的,是依靠投资、房地产、低端制造业和传统服务业还是依靠消费、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改革开放”、“中国制造2025”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用上面的逻辑来分析目前的状况则是:第一,资金中上,公司中等,经济中下。第二,现在没有2007年那么好的业绩,没有2015年那么充足的资金,经济也还没有最终企稳。因此,就不可能到约6000点,而最多只能到约4000点。至于长期的点位,则要看经济的表现能否跟上。
对于财富的创造,需要我们成为一名悲观的乐观主义者。而且人生大的财富创造的机会其实只有少数的几次而已,我认为2019年附近就是其中的一次。我们需要审慎乐观地用知识和智慧去迎接这次机会,实现阶层的跃迁与财富的自由。
而且人之初,性本恶,对待财富我们也应坚守底线。

未完的结束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END

星星观点 可以燎原
—星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