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西 兰 微 财 经
西方世界意识形态正经历一轮上升期。你最好把这条推给准备移民这里的父母们也看看,纽村也可能明文确定主流意识,请共同领会一下内在含义。

现在还不敢说,相关立法一定可以顺利出笼,
然后还能闯关立法成功。
但即便是这样的一种立法思路,
在新西兰历史上也是史无前例!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新西兰优先党在Tauranga总部开了成立25年的年会。

在这次会议上,讨论了很多国家大事,其中和移民有关的,就有2个:

第一个:新移民不尊重新西兰价值观,要怎么处理?

第二个:新移民来新西兰多久,才应该享有投票权?

这两条内容,每一条都将触及移民的政治利益的核心部位。

那么我们看看优先党现在推进到什么程度了。

第一条关于“尊重新西兰价值观”,新西兰优先党成员通过一个动议,将由该党议员起草并向新西兰国会引入

“尊重新西兰价值观法案”
Respecting New Zealand Values Bill

“尊重新西兰价值观法案”如立法成功,将可保证移民尊重本地价值观——如果不,新西兰有权力将其踢出(‘kicking them out if they don't’)。

也就是不管是不是永居、公民,都要
驱逐!

简而言之,这项立法将要求新西兰移民们尊重新西兰主要价值观:包括性别平等、“所有在新西兰合法的性取向”,宗教权力,以及酒精的合法性等等。

所谓酒精的合法性意即移民需承诺,不参与抵制酒精消费的活动。

这一法案计划针对移民以及难民。他们计划让移民和难民以签署相关文件的方式,对新西兰核心价值观作出承诺。

昨天下午,新西兰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这个可能是移民新西兰的最新门槛。

目前这一动议还没有正式成为新西兰优先党的政策,需要正式签署后才算定案。

你可能会说,切!优先党对移民的这种态度,我也略知一二,但他们只有7%的议席,小鳅难掀大浪,本宫有何惧哉?

但是你不要忘了,现在拥有7%席位的优先党正处在史上对政坛影响力最大的时期。优先党是政府三驾马车之一,优先党党魁担任副总理、外交部长,多名议员担任内阁职务,再加上三党政府各有不同,相互政策交换互顶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现在谁是新西兰的老板?不会真的杠起来吧

这条潜在高争议的法案,在优先党内部也引起了一些骚动。

新西兰优先党议员ClaytonMitchell发言表示支持,说这项法案“无疑是体现容忍和包容的”。

这是对不容忍行为的不容忍,我们拥抱那些逃离原来的苦难的人们,他们从国际上来到这里,如果仍然秉持着原先造成这些苦难的价值观,那么,我们将不再容忍。

ClaytonMitchell(右一)

他建议立法后新西兰设立一个仲裁庭(tribunal),来判决移民在违反价值观情况下,是否“送回他们原来来的地方”。
另一位优先党成员Roger Melville表示,

有一些人来到新西兰生活,不但自己不成为真正的新西兰人,还强加他们的意识形态在你的身上。他们傲慢、彻头彻尾的无知,令人失望,并以自己的道路逼迫别人……

The country was filling with people "who aren't really New Zealanders".他说,现在这个国家到处充斥着“不是真的新西兰人”。

他说,“我发现特别是来自——我不是要种族主义——巴基斯坦、印度和部分亚洲地区国家。”

"I find especially from - and I'm not trying to be racist - Pakistan, Indians, and some Asian-type nations."

但也有一些优先党党员表示担心,提出这样的讨论和种族主义的边界在哪里。

在有200多人参加的核心层会议上,毫无疑问也有不认可的声音。

与会的新西兰内政部长Tracey Martin则表示,这部法案的大部分需求,应该已经在现行立法体系中能够找到,比如前段时间讨论很多的hate speech laws(仇恨言论法)。

作为新西兰内政部长(负责新移民公民权的授予),同时也是新西兰优先党议员身份,Tracey Martin认为这一动议中提到的想法,在操作上可执行的程度,并不是太高。而且,她个人的立场,还觉得这样的讨论才有点令人担心。

一概而论从来不是一种好的办法。我们不应该因为几个不好的人,来判断整个群体。

这个话听上去还公允一些!

内政部长还表示,“当你提出后来的人要尊重我们的价值观时,你是不是也应该去问问毛利人,他们对这个问题是什么看法。”

同问:后来的欧洲人有尊重原来的毛利人他们的价值观吗?

内政部长Tracey Martin对这个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就是引入一套完善的“citizenship test”(入籍考试),效仿现在的加拿大和美国,在入籍端加强,而不是等到拿到公民后再判剥夺(操作难度大)。

以上为第一点关于融入,第二点关于投票权。

有Young NZ First在大会上提出,新移民的投票权应该推迟,现在只要是"permanent resident" 来到新西兰就有投票权,应该改为在新西兰居住1年以后才能享有,同时按此修改移民法中对于“永久居民”的定义。

Young NZ First主席Robert Gore说,这是今后一系列针对谁能有投票权讨论的第一步。

优先党青年后备军,左为Robert Gore

Robert Gore说,新西兰现在的"free-for-all" 的投票系统,在其他国家是不存在的。

这是一个原则问题。这个问题拷问我们,‘我们是不是尊重这个国家的选票,我们是不是尊重这个国家的公民?“。

优先党青年团的这条动议,在大会中获全体通过。

周日下午,以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的总结讲话收尾,25届优先党年会落下帷幕。

新西兰媒体在报道中说,上述第一点在会上被“激烈争论”。

两天的会议上,传递出丰富信息,也和其他新西兰政党的年会显著不同。一起体会更多会议发言精选:

“新西兰是一个包容的国家。我们的包容意味着如果其他人希望移民新西兰,他们必须接受(包容理念),尊重我们社会期待的包容价值观。”

“移民必须同意尊重新西兰价值观,并在生活中展现对这种价值观的尊重。”

“这些价值是基于基督教文化的平等主义的取向,但并不需要一定是基督徒或者天主徒才能enjoy这一点。”

开完会以后,
优先党核心将对上述动议进行讨论。

能否得顺利推进,
要看接下来国内国际形势,
不要忘了这两天美国的热门新闻是什么:希望所有移民多多关心??????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