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四川信托就约3.14%的股权第三次发布转让公告了。态度坚持,气氛不失诡异。3月27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告:汇源集团公开转让四川信托有限公司3.14%股权(对应1100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交易标的挂牌价格为4.62亿元。挂牌截止日期4月24日。朱开友,1954年生,汇源集团董事长。于1997年创立汇源集团,2007年10月,汇源集团在资本市场通过资产置换,退出上市公司后,集中发展信息产业、电气和矿业三大主业。朱开友
对于转让四川信托股权的原因,有媒体曾多次致电汇源集团,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四川信托相关人员表示,因为此事属于股东事宜,所以也不清楚汇源集团方面转让公司股权的具体原因。汇源集团第一次转让四川信托股权的时间是在2018年11月。当时,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布了一则四川信托部分股权转让预披露的消息。2018年12月7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正在挂牌出售所持四川信托3.14%股权的,是汇源集团,对应出售价值4.62亿元。公告中表示,收购方被要求“资金为自有资金,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受让标的;受让方及其关联方投资入股信托公司不得超过2家,其中绝对控股不得超过1家”。收购方还被要求,“承诺5年内不转让所持有的标的企业股权(监管机构依法责令转让的除外)、不将所持有的标的企业股权进行质押或设立信托”。然而没多久,成都财经圈注意到,转让公告就“消失”了。据说是汇源集团方面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暂停。而汇源集团要“处理”的事情,很可能指其所持四川信托1.35亿元股权曾被司法冻结,一直到2018年底才解冻。汇源集团第二次转让四川信托股权的时间是在2019年2月,交易标的挂牌价格仍然为4.62亿元。但这次依旧无人认购,再次流拍!3月27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的公告,则是四川信托股权挂牌出售的第三次“告知天下”了,这次能成功吗?不降价能行吗?“又双叒”之后是否还会增加一个“叕”?一方面是无人问津的股权转让,另一方面,大股东宏达股份又面临巨额亏损,四川信托如今正“如履薄冰”。四川信托是在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整顿重组,合并部分优质资产并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改制设立的信托公司,于2010年正式开业。公开资料显示,四川信托共有10位股东。其中,前四大股东分别为:宏达集团持股32.04%、中海信托持股30.25%、宏达股份持股22.16%、濠吉食品持股5.04%。其中,宏达集团与宏达股份因实际控制人相同。所以,用四川信托一位内部员工的话讲,“四川信托姓‘刘’,这没什么可争的。”在此背后,宏达集团掌门人刘沧龙至今还未“公开露面”,早前曾有传言快出来了……近日,四川信托大股东宏达股份预告了2018年业绩。据宏达股份披露,公司持有四川信托22.1605%股权,根据四川信托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公司按照权益法核算预计对四川信托确认投资收益约1.6亿元,上年同期公司按照权益法核算对四川信托确认投资收益2.0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约4600万元。如今没了金鼎锌业,宏达股份只剩下个四川信托。每年四川信托都通过分红拉一把大股东,2018年显然大不妙。四川信托的日子也不好过。2018年“四川信托-川诺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四川信托-川诺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华创中科金一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接连传出违约的消息。新近又传出了:因到期后无法兑付,四川信托发行的“川信·定增宝1号-恒大淘宝足球新三板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定增宝1号”)至今已经延期近两年时间。一个事实是:四川信托股权挂牌遇冷,并不意味着信托牌照没有价值。别说四川信托一年十来亿的利润了,盈利能力不怎么样的北方信托,公司都被各路资金争的你死我活,争了快一年才最终确定下来。对此,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关键是信托公司的控股股东地位难谋,何况四川信托的内外目前还处于波诡云谲之局面,“如果只是单纯财务投资,投资信托公司与其他金融资产相比,并没有明显优势”。加上信托圈近年来遭遇的“强监管”,“不足2%的股权划拨,从递交材料到获批大概用了半年,这还是转让方完全符合资格的情况下”,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认为,只是财务投资就显得费时费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