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加码做空意大利的消息传遍了全球金融圈。是的,他们盯上的正是欧洲当前最大的“火药桶”。
意大利将于3月4日举行大选,国内三大主要政党正激烈角逐。关键在于:他们势均力敌,都有可能赢得1/4到1/3的选票,因此不会出现绝对赢家,从而导致组阁困难,意大利政局不确定性将持续,欧盟和投资者期待的全面经济改革也将很难实施。
在这种情况下,很少有人看好意大利国债。实际上,一个很严酷的事实是:过去一年多以来,意大利国债的只有一个唯一边际买家,那就是欧洲“央妈”——欧洲央行(下图中深蓝色部分,图来自花旗集团)。美国投行Jefferies统计的欧央行主权债券持仓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不止如此,他们还有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向欧央行出售意大利国债的大卖家之一正是意大利的银行们。
Jefferies分析师David Owen在研报中写道:

意大利的银行减持了本国国债持仓,去年12月的减少量多达126亿欧元,整个四季度多达400亿欧元,相当于持仓量的10.5%。下图的数据具有很强的季节性特征,银行在年底登记交易利润,美化资产负债表。但即使按照以往的标准,最近几个月的国债持仓变动都是前所未有的。

数据表明,自从欧洲央行开启QE之路以来,大约有1000亿意大利债券的持有人都发生了变更,从意大利银行的账面上转移到了欧洲央行。这在美国金融博客zerohedge看来,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正是欧洲央行启动QE的原因之一:推高欧洲债券价格,疏导欧洲的银行资产负债表,让传统信贷机构再次运转起来。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意大利虽然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但经济复苏却垫底,国家竞争力不足,公共部门负债累累,银行业是目前欧盟最薄弱的。此次大选将凸显仍困扰欧洲的经济与政治问题。
截止去年年底,意大利银行的不良贷款总额已超过3000亿欧元, 占欧元区银行业坏账规模近三分之一。去年意大利债务与GDP之比不降反升,增至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