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心然的原香。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添加公众号。
微信号:15818820884。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现在的端午,商家真是绞尽了脑汁,粽子的品种多得惊人。今年,更有一种皮蛋粽问世。我没吃,看了看,大约是把皮蛋敲破,罐进去调味的糯米,用锡纸包着。这样的行为,过犹不及。说心里话,还近乎无聊。不管粽子如何日新月异,我始终喜欢吃原味的糯米粽。用青绿的粽叶裹着清香的糯米,棉线缠着。清水煮熟,植物的清芬渗透进米香,清淡中自有日月滋味。
由粽子的变迁,想起时下的一种普遍现状:生活很热闹,大家却很寂寞。人手一部手机,视频和文字满天飞。每个人都在笑,却不一定是真快乐。每个人都在聊,却不一定是真感情。
我想,大家也会如同怀念白水粽子一般,怀念那没有电子产品的时代:生活单一,内心反而丰富。人和人之间联系少,情感却深沉隽远。也有点像衣柜里的衣服,花花绿绿的裙子再多,依然怀想那件纯白的连衣裙。
不过,还是有遗憾。我自小生活在江汉平原上的乡村,看见过糯米的种植。它的格调很高,谷种若是掺杂别的品种,也或者扬花季节被别的品种串联,那一季糯米就废了。糯米收获后,篜熟,晶亮糍软。我吃着那样的糯米长大,眼睛和舌头有标准。现在的糯米,变味变样了。

在中国,端午这个节日可以追溯到很古早的时候,具体因何而来,有很多种说法和过法。但自从屈原时代诞生后,端午节就有了相对统一的仪式:赛龙舟,包粽子,祭祀屈原。
屈原,名平,贵族,是皇族的子孙,生于约公园前340年,皇赐名灵均,官号三闾大夫。屈原是哪里人,其实谁也不知道了。也或者说,他是哪里人,已不重要。他的诗,他的赋,他的生命立场,太伟大了,已让他活在了每个人的心中。
大家都劝他随波逐流,他不从,宁可在政治,人生,爱情上处处失败,而最终以诗歌和死亡进行自我完成,成就自己大艺术家的节操。
“女媭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女媭,就是屈原的姐姐,她反复劝说弟弟:大禹的父亲过于刚直而死于羽山之野,你如此博学又有修养,为何也要坚持得如此孤傲?人人身边都长满野草,你为何偏偏洁身自好?民众不可能听你的解释,有谁能体察你的情操?世人都在勾勾搭搭,你为何独独不听劝告?
《渔父》里,渔夫劝说他:“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屈原不听,渔父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说完,驾着小船,飘然而去。
后来的贾生,入湘江,想起屈原,作出一首情理深致的《吊屈原赋》。司马迁读后说道:“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及见贾生吊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自令若是。
他们都在说,屈原,你为何要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姐姐,渔父,贾生,太史公,都是这样劝说他的。
那屈原,到底对吗?我想,这不是对与不对的问题。流传到现在,那就是一股生命气息的飞扬对后人的滋润。对生死的理解,你可以说屈原对,因为流放而伟大,因为死亡而不朽,让自己的生命进入到一个层面。也可以说庄子对:自我保全,让一生的精彩,在得与失和是与非中平衡。
最好的时代,最好的关系,就是彼此尊重和欣赏,让每一个人都有路可走。
往期文章链接:回故乡,摆端阳
时光里的温柔
平原上的稻草
奶奶的萝卜煮小鱼
故乡的原风景
华妈妈的油糍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