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点我们出发去华卡雷瓦雷瓦地热保护区(Whakarewarewa ThermalArea)。华卡雷瓦雷瓦地热保护区集温泉奇景于一身。区内烟雾弥漫,新西兰最大的间歇泉波胡图(Pohutu),泉水喷出时高达30公尺,通常每天喷出20次,擎天水柱倾泻而出,蔚为奇观,成为罗托鲁瓦的最佳地标。在这里还可以参观毛利传统文化中心,入口处有一个典型的毛利村落,中午大会堂中有传统毛利歌舞表演。村落旁就是毛利艺术暨工艺品协会,展示及出售毛利族纺织品与雕刻品。
旅行车出了酒店大门向南拐弯,向我早晨散步的方向开。不一会就看到那个雾气腾腾的地方。我恍然大悟,早晨看到的是地热保护区里间歇泉喷发的景象。我们先去毛利传统文化中心。这是毛利族长老们开会的地方。
往里走。
走进会议厅。
主席台上具有毛利族风格的雕刻艺术品。
会议厅旁的小屋里展示及出售毛利族纺织品与雕刻品。据说中午会议厅有传统毛利歌舞表演,可惜我们没有时间看了。毛利人是新西兰最早的居民。公元14世纪,毛利人从波利尼西亚来到新西兰,并用波利尼西亚语“aotearoa"作为它的名字,意思是"白云朵朵的绿地"。毛利人非常勇敢,可以只拿一把匕首就和凶猛的野猪搏斗,又非常善于航海,可以驾独木舟连续在海上航行十多天都不会迷失方向。1864年新西兰爆发了一场战争,英国人与毛利人签订了和约,奠定了毛利族在新西兰的地位,和约规定两者平起平坐,权利义务皆同。这是毛利人漂洋过海的独木舟。
毛利人的雕刻。
在毛利传统文化中心远远地可以看到华卡雷瓦雷瓦地热保护区。
我沿着小路到新西兰最大的间歇泉波胡图去。
走过木桥,左边就是新西兰最大的间歇泉波胡图。
在过去,毛利人认为间歇泉地热活动是神赐予的礼物。实际上间歇泉是间断喷发的温泉,多发生于火山运动活跃的区域。它巨大的热量来自于渗入地下熔岩的雨水和熔岩相互作用生成的热蒸汽,热蒸汽在地底下压力逐步升高,使得热蒸汽和岩浆的混合物从地缝里喷射出来。嘭的一声,我等来了一次大喷发。
小心翼翼地走近波胡图,闻到一股浓烈的硫磺味。大喷发之后的袅袅水汽。
间歇泉波胡图的左侧,岩石下面有一个水池,还长着植物。这些植物不怕烫?
这是蓝池。这个大池子收集从间隙喷泉流出的水。这些水是碱性的,通常在摄氏30-50度。
冒着泡泡,热气腾腾的泥浆池。
波胡图的后面有一个小山坡,上面有一个观景台。我爬了上去。
居高临下看整个华卡雷瓦雷瓦地热保护区。
茂密的植物围绕着间隙泉,间隙泉则日复一日地喷发。大家界限分明,和平共处。这是大自然的杰作啊!我们的新西兰之旅快结束了。中午我们踏上归途,去奥克兰。
途经汉密尔顿小镇。
镇上的小超市。
我们在镇上的金龙酒家吃午餐。
吃的是中式自助餐,很丰盛,也好吃。回到奥克兰后,又到海滨新区。
在奥克兰鱼市场,有几位团友买了最新鲜的三文鱼,市场会把鱼放在袋子里,袋子放在白色的泡沫塑料盒里,周围塞满冰块,然后打包。这样就可以办理托运,第二天就带到杭州了。晚上在中华酒家吃晚餐。
晚餐之后还有些时间,我就往海滨大道走。
街边的小餐馆。
海港铁栏杆上的装饰灯。
这是我在新西兰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在奥克兰机场托运行李时,我经常见到的一幕又出现了:一些旅友拼命买东西,完全意识不到行李会超重。超重了,又不想付超重费用,于是打开行李想办法轻装,或托别人带、或改成手提。我们的咪咪领队很热心地跑来跑去帮他们称重。奥克兰机场还规定手提行李不能超过7公斤,我的摄影包刚好7公斤多一点(一只D800、24-70,70-200两只镜头等物品),也让过了。顺利出关了,飞机23:40起飞,大家在候机厅休息。我和姚兄要了两杯卡布基诺,边喝边上网。我又去逛了一下免税店,买了一双UGG的皮手套,同行的一位杭州姑娘买了几双雪地靴,据说比杭州大厦便宜不少。登机了,回家了!再见美丽的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