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彩浅山
周六才早上六点,马路上已有人在晨跑,圈里的朋友已结束晨跑,公交站下已有很多工人在候车,地铁上已是熙来攘去。出门前,我还臆想着上地铁后可以在空荡荡的车厢内,挑个座位打会儿盹,现在努力抓到了扶手,不用摇来晃去,已觉万幸。早上起床的一瞬,觉得早起赶去玩很是辛苦,现在在这么多赶着出工、赶着加班的人面前,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矫情。
小半年没有参加蔓草的户外活动,蔓草有了不少变化,不见曾经熟悉的旗帜,添了清晰的平台定位,增了很多新领队、新朋友。感谢当年一起看山、看海、看世界的朋友,拉我认识蔓草。可以在你远在他乡时,周末不虚度,户外看美景。
不管是当年去香山,还是如今来舞彩浅山,都只想亲见“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枫林红透晚烟青”,“丹枫万叶碧云边,黄花千点幽岩下”等诗中的秋枫之美。尽管在香山只有为数不多的枫树,也没见到经霜后红的更好的枫叶,但是日出时分笼罩于雾气中的远山、寺庙和树林,一样让双眼享受了一场美的盛宴。这次舞彩浅山之行,了结了看红叶的执念,虽然仍旧不是枫林的红,但那红和美,应该也不逊色于霜后的红枫吧。
/////////////////////////
/////////////////////////
来之前只知道舞彩山有成片的红叶可以让人大饱眼福,一到山上,意外发现满山都是红彤彤的酸枣,摘一把,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一触碰到味蕾,记忆一下子就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没什么零食,每年秋天父亲就会摘成筐的酸枣和杜梨存起来作为孩子们一个冬天的零食,酸枣和杜梨都是酸酸甜甜的,吃多了牙齿会倒,酸枣和杜梨吃完的时候,寒冷的冬天便过去了。
/////////////////////////
/////////////////////////
许久没参加户外活动,一开始就挑了个初级强度的活动,依旧一路走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抵达山顶,吃完午饭,竟然和大部队走散了。无意中给领队们添了麻烦,走散的几个人组队下山。以前参加活动,我的感觉就是跟着领队一直走,颇像红军长征,走向哪里不知道,就是埋头跟着走,跟队友们交流也少。这一下子走散了,几个人走的慢,都说歌有时代性,谁的岁月谁的歌,几首老歌,手机里《千年等一回》的歌声一响起,同行的90后和00后都不知道放的是什么歌。刚想为年龄导致的代沟感慨时,竟然发现他们也看赵雅芝的《新白娘子传奇》和陶虹的《春光灿烂猪八戒》等影视剧。出来户外,不管是哪年后,大家都是年轻人,一样喜欢自然,喜欢交友,喜欢运动。
回程途中,翻看了群里大队伍分享的美图,彷佛也跟着他们走了一遍。这次意外走散,给领队和同行的小伙伴们添了很多麻烦,不过却让我能够在一次活动中,看两处风景,一处亲脚丈量,一处想象绘制。生活中偶尔的小意外,不都是一地鸡毛,也可能满是确幸。再次感谢蔓草户外,给喜欢户外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平台,在喧嚣的闹市中,繁忙的工作之余,得以愉快地领略北京周边的山水之美。
文丨子不语
图丨蔓草户外
地点丨舞彩浅山
时间 | 2020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