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趣话“近朱者赤”文/张玉庭
有个故事。苏东坡有个贴身侍女,叫朝云,由于常听苏东坡讲诗,便在耳濡目染中也学会了写诗。有一次,朝云到河边淘米,一个无赖嬉皮笑脸地拦住了她,还开口念了首歪诗:有木念做“桥”,无木也念“乔”,去木添个“女”,添女便为“娇”,阿娇休避我,我最爱阿娇。朝云非常冷静,立刻回了一句:有米念做“粮”,无米也念“良”,去米加个“女”,有女便是“娘”,老娘虽爱子,子不敬老娘。那无赖讨了个无趣,突然间被人家骂成了儿子,也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你瞧,只因常在苏东坡家,一个普通的女孩儿便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写诗,何为近朱者赤,这就是。让再听另一个类似的故事。有个年青人,由于常年给爱因斯坦开车,便在不知不觉中也听懂了相对论,一次,爱因斯坦因事不能及时赶到某地讲解相对论,便嘱咐司机开车先告诉大家以示欠意,司机到了现场,发现人们正在虔诚地等待,就索性假冒爱因斯坦讲了起来。由于讲的挺好,居然无人发现这是个“冒牌货”,但假的毕竟不是真的,当有人问了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时,他果然“目瞪口呆”了,恰好爱因斯坦到了,司机便趁机说了一句:“关于这一点,请我的司机代为回答。”爱因斯坦会意,立刻以“司机”的身份讲了起来,至于效果,自然是人们越听越入迷,而且一致断定:连司机都这么博学,爱因斯坦太伟大了。请注意,只因常与爱因斯坦在一起并接受了他的影响,一个普通的青年便能在大庭广众之中从容不迫地大谈相对论了,“近朱者赤”,的确让人感叹。于是想起了另一个成语“近墨者黑”和包含其间的同一个道理,这就是:与“朱者”为伴还是与“墨者”相随,意味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成长环境,既然人总要生活在一定的环境之中,既然环境又总要对人产生一定的影响,那么,低估环境对人的影响就显然是一种糊涂,身边有“朱”还是身边有“墨”,的确值得每一个人深思。是的,“近朱者赤”一说极具真理性:既然天天与“朱”相伴相随,也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染上鲜艳的红色。因此,与“朱者”朝夕相伴是一种幸运--朱者的智慧能给人启发,朱者的灵巧能使人聪敏,朱者的深刻能使人进步,朱者的才华能助人成长,既然如此,何乐不为?“跟着天使上天堂,跟着魔鬼下地狱。”包含在此话中的道理,千真万确。
作者简介:张玉庭,执教于高校中文系 ,《读者》杂志签约作家。著有小小说集《女教师的特异功能》、《爱情四重奏》,刊首语集《青春女神嫁给了谁》,文艺随笔集《美与趣》、《理与趣》、《情与趣》、《雅与趣》、《书中的红豆》、《点击智慧》,爱情美文集《醋溜男女》、《爱情麻辣烫》,幽默小品集《不妨幽它一默》,寓言集《会开花的故事》,童话集《男孩帅帅和老鹰秃秃》。主编小作家丛书《小荷才露尖尖角》、《看我七十二变》、《梦从这里起飞》、《神奇的童话树》等。有大量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如各种年选、双年选和不同版本的小小说精品集、语文教材、教辅用书、中考试卷等。
平台启事
新的一年,我们重新相聚,重新出发!欢迎各界朋友继续关心、关注《文斋堂》,并向本平台投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将继续与广大作者、读者一道,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
平台宗旨: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
征稿要求:1.来稿一律发微信13886223417。投稿请附1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及个人生活照1张。编者收稿后会及时处理及时回复,在此期间请勿多投。
2.为保护原创者权益,我们只收原创作品,即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表过的文章。如发生抄袭或涉密或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版权或其他权利问题引起纠纷的,请投稿人与版权方自行处理,本平台不介入其中。
3.文章类型为散文、随笔(不涉及政治评论)、诗歌、小说等均可。文章以2000字以内为宜,小说不超过3000字,诗歌一次2-5首,特别优秀的可安排连载。
4.本公众号所发文章的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或立场。稿件凡经本平台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本平台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在网络传播权,如不同意以上授权,请在来稿时予以声明。
稿酬规定:文章采用后,一周时间为限,每篇文章所获赞赏金总额,10元以上者70%发放给作者,10元以下者不发放作者,留作平台经费。在文章发布的第8至10天之内,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发放。作者请加主编微信13886223417,请关注《文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