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征稿 必须原创首发:校对准确,内容健康,言之有物。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作者简介
汴州月明,原名徐军华,湖北监利市人,《当代作家联盟》签约作家,中共党员,80年代中期投身工商系统,一直从事宣传报道调研工作,现供职于市场监督管理局。有论文、评论、通讯、散文、随笔、诗歌、小说等散见于原《中国工商管理研究》《中国作家网》《当代作家联盟》《首都文学》《江山文学网》《美文赏析驿站》《现代诗歌传媒》等各级主流媒体及网络文学平台。有作品入选《飞鸟的天空》等集子。
养猫记(散文)
汴州月明
12年春,妻在城南教育巷老一中对面,租得一门面,准备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取名“教育超市”。主要经营文具类,也兼营一些小副食、饮品等。
超市开张后不久,我们发现了一个糟糕的问题,就是店里老鼠特别多,非常猖狂,有时白天都跑出来啃东西。
一天早上,妻来上班,发现一些火腿肠、方便面等食品被啃啮的稀烂。她气得火冒三丈,决定买些老鼠药,来驱杀这些可恶的老鼠。
我认为用药不可。须知这老鼠是有灵性的动物,嗅觉非常敏锐,店里有这些香喷喷的食物,岂能去吃老鼠药?根本无济于事。再加之,店里经常有隔壁幼儿出入玩耍,如果误食,出了问题,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怎么办呢”?妻一脸的焦躁与愤懑。我笑了笑说:“我们养只猫吧。猫是老鼠的天敌,用猫子对付老鼠,既安全又管用”。
妻持怀疑态度,勉强同意了我的想法。
我跟在镇子上的老父亲打了个电话,将想法告知,请父亲为我们捉一只猫来。
二月的一个早上,乍暖还寒,60多岁的老父从老家乘车一路颠簸到市区,鼻子冻得通红,一手提着蛇皮袋子,一手拿着火剪,来到了店里。
父亲小心翼翼的将蛇皮袋松开一个小口,将火剪伸进去,准备将里面的猫夹出来。火剪刚伸进去,那猫就拼命的嚎叫,且不停的挣扎,夹了几下,没有夹出来。我看到那猫脖子下系着一根长长的麻绳,想必是捉来时系的,于是我接过火剪,先将麻绳夹了出来,紧紧拽在左手里,再用右手握绳把猫从蛇皮袋子里径直拉了出来。
这是一只乌棕色的猫,快接近成年,一双圆眼愤怒瞪着,两只耳朵高高竖起,龇牙咧嘴,发出一种怪吼声,它的鼻子两翼是长长的白色八须胡,腿脚是雪白的,爪子尖尖的,如一只小老虎,非常的凶悍,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心想,店有此猫,老鼠的末日也就到了。
我牵它往店后门走,但它的四脚却死死地钉在地上不肯走,并张开大嘴,不停的吼叫,凶相毕露,似乎要吃人似的。据父亲讲,这还是托一位老爹爹从乡下农户屋里捉来的。在捉猫时,不小心被猫狠狠的咬了一口,鲜血直流。我听后,非常吃惊,也感到很不好意思,就叮嘱父亲回去之后,一定要让老爹爹去打防犬疫苗针,费用我们出。
当晚九点多钟店子打烊时,我把这只猫系到前店文具铁柜柱子上,然后关店回家。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早早的来到店里上班。开门一看,一股臊臭气扑来,只见铁架子上的文具全都掉在地上,横七竖八,本子上到处是梅花脚印,对面柜台上的一些食品也散落在地上,一片狼藉。再看那只猫呢,大约知道自己做了坏事,躲在柜子墙角处,无论怎么拉它,死也不出来。
面对此情此景,就是脾气再好的人也受不了。我顿时大怒,寻来一根长棍,对准墙角就是一阵乱捅,猫立刻杀猪般的嚎叫起来,但依然不出来。我说,你不出来,我今天就把你弄死。这只猫大约能听得懂人话,也许是疼得受不了,慢慢的,露出了头。但一双眼睛依旧是凶巴巴的,警惕瞪着我。我一走近,它又缩了进去。我只得先把被猫扭成了麻花状的绳子慢慢解开,最后把这只该死的猫往外拖,每拖一次,它就惨叫一声,好不容易把它拖出来,浑身是灰,又臭又脏。结果可想而知,这只猫饱饱的享受了一顿“棍子糖”,嗷嗷直叫。
第二天晚上,为了避免出现刚来的现象,我们把猫转移到比较宽敞的店子中屋,找来两个大纸箱盒子,一个里面放些碳灰,供猫拉屎。另一个放些稻草,让猫睡觉。哪知这只猫根本不理会,每次早上开门,地板上都是屎尿,一股难闻的恶臭味熏得人直想呕吐。因而开门第一件事就是将猫牵出,打扫卫生,冲洗地板,喷洒空气清新剂,累得汗流浃背,真如放翁诗云:“一入猫坑深似海,从此铲屎到永远”。
店里来了猫后,老鼠闻风而散,几个晚上相安无事。
但每天打扫卫生很烦,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思来想去,我们只得将猫系到店外后厕所旁。
又过了几夜,精得像鬼样的老鼠们大约看出了端倪,又开始蠢蠢欲动,每天早上总是发现地板上、柜台上都是老鼠屎,一些火腿肠又被拖走,方便面被掏空。
然而,刚捉来的猫,野性难驯,放在屋里又脏,松绳显然不能,系在屋外,老鼠又趁火打劫,很是心烦。
考虑再三,我们决定将店里的食物晚上一律下架,用几个大食品盒装好,白天再上架。晚上,我就在店子里守夜,将电灯亮着。
而老鼠哪管你守不守夜,就在我睡着之后,又开始成群结队兴风作浪,夜晚店里象跑兵荒,屡次把我吵醒。老鼠找不到食物,就报复似的啃啮作业本及衣物。这些该死的老鼠,总是不消停。
自此,我们每天买菜都必买些鱼,精心烹制,喂给猫吃,希望它早日“建功立业”。有时,也从单位食堂,或吃酒席带回一些鱼肉侍候这只猫。刚开始送食的时候,这只猫对我是虎视眈眈,充满敌意,根本不予理睬。但当我转身离开之后,再次来观察它的时候,想不到这只猫竟风卷残云般将鱼吃得一丝不剩,留下一堆刺,然后身体抱成一团,咪闭双眼,它吃饱了,在惬意的养神呢。
转眼快到一个月了,这只猫大约知道我们天天在耐心伺候它,敌意渐渐的少了些。有一次,我走到它面前,做出一副用手去抚摸它头样子时,它竟然没有动,还顺从的将头低下,居然低眉顺眼,一改过去的凶悍。妻见状说:“把绳子解掉了吧”。我虽然有些担心它跑,但还是将它放了。
解除绳索后的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并将前脚两个爪子不停的在颈脖上来回蹭痒,然后慢慢的踱到墙边晒太阳,捉虱子,神情十分专注。嘿,它居然没有跑。这使我感到很欣慰,一个月来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
但不久,我遗憾的发现这只猫竟然好吃懒做,且不守家。每餐吃饱之后,不知跑到哪儿游荡去了。印象里,几乎很难看到它捉到一只老鼠。到了吃饭的时候,它总是准时出现,屋前屋后,跟手跟脚,甚至不停的“喵喵”直叫唤。更令人气恼的是,晚上正是需要它的时候,它却不知野到哪儿去了。
而到了快天亮时,它却跑了回来。跳到窗台上,将遮掩的玻璃窗户噗噗的掀开,然后跳进屋里,旋个圈,喵了几声,算是打个照面,又跑出去了。
这令我很不爽,非常失望。
有一次,我看到这只猫吃鱼时的一副贪婪嘴脸时,恨恨的说:“养你是见了鬼,又不捉老鼠,只知道吃吃吃……”说罢,拿了根棍子准备敲它一下,哪知这只鬼猫精得很,迅速的跑开了。
有人说,猫不捉老鼠,都是人惯的,此话很有道理。现在的猫养尊处优,每顿喂得饱饱的,还哪有心思去捉老鼠。记得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差,人都难以吃饱,哪有精力去侍候猫,猫能有点残渣剩饭吃就不错了。但那时的猫却忠诚护家,见鼠就抓。鼠见猫子,魂不附体。哪像现在,猫鼠一窝,井水不犯河水,简直令人不可思议。当然,喂饱了也是一个主要的因素。没有危机感,没有原动力,当然也就无所事事。
我们对这只猫子已不作什么指望了,也就停止了每餐必鱼的供应,试图以饿逼其捕鼠。但这个猫子却吃惯了嘴,刁得很。除了鱼,什么也不吃。有时,尽管饿的有气无力的哀叫,也不捕鼠。我也懒得理它。
俗话说:“饥荒起盗心”,动物亦是如此,这只猫也不例外。有一次,妻刚将一盘香喷喷的煎鲫鱼端上桌,这只猫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地窜上桌子叼了一条鱼,继而飞奔而下,逃之夭夭,眨眼功夫,无影无踪,把我气个半死。还有一次,这只猫居然偷吃火腿肠,被我发现,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这行径与老鼠有什么区别?一时怒从心头起,飞起一脚,将这只猫踢得抱头鼠窜。
后来,我又托人捉来一只小黄猫。刚来时,大约还没有断奶,毛绒绒的,眼睛都似乎没有睁开,站都难以站稳,每天不停的啼叫,大约是思娘亲之故。我就弄了些米汤给它喝,它喝得津津有味。过了十几日,开始喂些小鱼小虾给它吃,渐渐的不叫了,不到一月,养的壮壮的。我经常抱着它,仔细端详,它非常的柔顺,常常用小舌头在我手背上舔来舔去,有时还爬到我身上,如小儿般调皮,煞是可爱。有一次,我惊奇的发现,这只小猫不知在哪儿居然捕到了一只小老鼠,咬一口,又松开,如此反复,将咬得半死的小老鼠推来滚去,原来它在戏弄折磨小老鼠,令我刮目相看。
自从这只小猫到店后,那只老猫经常跑回来和小猫玩耍,店前屋后穿梭跑动,有几次居然跑到我床上嬉戏,弄得床上脏兮兮,像狗窝,一看到我拿着棍子,两只猫便撒死腿的跑。有时,玩到兴高处,爬楼上壁,弄得灰尘满屋,特别是晚上,闹得更欢,老鼠也知趣的退避三舍了。
一年之后,因竞争激烈,妻将门店转让,后忙于盘存、交接,无暇顾及两只猫,它们不知何时一出不返,不知踪影。
一晃八年过去了。夜深人静,忽然忆起城南旧事,想起了那两只猫,它们也是有灵性的生命,现在在哪儿流浪?想必早已不在人世了。回首人猫共处的日子,虽然猫给我们增添了一些烦恼,但也带来了一些乐趣,且功不可没。不知怎的,想起它们,竟生出一种内疚感,不觉戚然。愿它们在天国安好,早日超生!
2021年元月8日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当代作家联盟》编委会文学顾问:匡文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相裕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张克鹏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吴文茹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岩 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 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何 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乐 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董 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韩 生 作家语文特级教师 杨志明 作家 英特华集团总裁法律顾问:宋维强英特华集团法务部部长 卢学华 哈尔滨十佳律师主 编:李培东(楚狂)副主编:孙永辉(溯草)副主编:张钊华(枫华)副主编:白晨宁(白金)诗歌责编:王道海(逍遥)布占祥(老骥) 李 立(美纶)王 辉(王子)散文责编:李淑华(牵手)杨 杰(木槿) 管金鹏(蔚蓝)安凤娟(冷月)小说责编:尹淑英(绿地)张淑华(归鸿) 董立华(千里)付培金(夜风)图文责编:孙永辉(溯草)白晨宁(白金)电视台报道《时光的记忆》新书发布会暨李培东作品研讨会
(2018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时光的记忆》(2019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飞鸟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