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一下


什么是「低欲望社会」?

为什么日本社会会进入这种状态?
看到一篇文章:经济不景气的影响比你想的更残酷,看看如今日本低欲望社会里的年轻人_商业_好奇心日报

远离时尚、远离名牌、远离买车、远离喝酒、甚至是远离恋爱……日本年轻人在远离看上去和“消费主义”有关的一切。
2015 年,日本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这本书中把讨厌消费的年轻人构成的日本社会称为“低欲望社会”。而在稍早一些的 2009 年,咨询师松田久一出了一本研究日本年轻人消费行为变化的《厌消费世代的研究》,腰封上的宣传语颇为耸动――“买车难道不是笨蛋做的事吗?”

主要是因为收入降低,所以抑制消费吗?可是日本依然是发达国家呀,看完这篇文章觉得消费能力也太差了?

年轻人太穷了。
我以前也一直觉得(大部分)日本人是比较幸福的,工资高物价低,食品安全空气清新,就业还是终身雇佣制。而且生活便利,铁路交通和商品都十分发达,娱乐产业也丰富,各种平凡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精神领域,不必为了考学接受填鸭教育摧毁个性。
但问题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稳定的婚姻关系和男主人的工作上的,无法承受“上学—结婚—生子—退休”这个固有模式之外一点点的差池和意外改变。

东京奏鸣曲

下面我们来看几个不同的人生。
如果一个姑娘一不小心出生在单亲家庭,高中跟男朋友同居怀孕放弃学业生子并被男朋友抛弃,生下孩子以后,她的人生基本上就是单亲妈妈遭遇就业歧视签订临时雇佣合同赚取基本生活费和低水平保障金一天打三份工吃一份饭家庭一不小心出现意外支出就要出去从事色情行业换取金钱。基本上没有可能从头再来。对她们而言,从头再来就是选择死亡。


那男孩子呢?
一个男孩子读完大学进入企业不小心犯错被辞退可能再也找不到能接受他的工作,背负压力遭受抑郁成为真正的御宅族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呆在小屋子里吃便利店度日除了一共意外无法与任何人交流,即使这样想活也能活下去,但是所谓欲望,仅仅是活下去,而不是灯红酒绿,活色生香。如果他还不小心出生在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无法支付昂贵的大学费用选择了分期付款,一旦失去了工作就只能选择死去,即使能够继续工作每个月的大部分收入花在了房租和还贷上,整整十年,40岁以后才考虑结婚。
校园欺凌、就业不顺、职场打压,都有可能让一个年轻人走进家门一辈子不出来。
日本内阁周三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有541,000名年龄介于15至39岁的日本年轻人领导着类似的隐居生活,他们有专门的称谓,hikikomori这个术语也被用来形容那些退出社会的年轻人。

29岁的Fuminori Akoa在他的房间里呆了一年。“据他说,他是一个伟大的人,可以做非凡的事情,但他并不总是尽力而为,”摄影师Maika Elan解释说,他和一名社会工作者一起拜访了他。“他经常改变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目标,并说他已经渐渐迷失了方向。”
摄影:MAIKA ELAN

但是日本依旧是发达国家,一家人整整齐齐,爸爸每天打领带吃完妈妈亲手做的早餐出门挤地铁上班,遵守规则尊敬上司压制手下就能不出意外坐稳位子步步高升,即使薪资提升缓慢拿到的薪资也足够一家人幸福美满。工作上完整的工作流程和不断改进的工作方法让他循规蹈矩,只要做决策的时候没有问题企业不出意外能做到老,稳定的工作流程下可以安心发挥创意研发商品,经济文化一片欣欣向荣。
但这也是建立在父亲高薪且工作稳定、公司不会破产的情况下的。如果父亲一旦事业或者经济下行工资无法支付一家人的生活所托,无法支付孩子高昂的大学学费,就会有被认为“已经没用”了而离婚的可能。孩子会因为背负十几年才能还的完的大学学费,人生无法承受任何一点意外风险,未来不明确,不敢休息,不敢辞职,不敢恋爱。经济的发展决定了其薪资的增长缓慢,在还完贷款之前,结婚和房子遥遥无期。如果不上大学一辈子只能打时薪很低的临时工。

24岁的Chujo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他梦想成为一名歌剧演员,但由于他是长子,他的家人希望他加入家族企业。他在一间办公室工作了一年,但因胃痛而感到压力太大。他还会把他的情况与他能做任何他喜欢的事情的弟弟的情况进行比较。心烦意乱,他会行动起来,进一步谴责他的家人,这反过来会加剧他的耻辱感。

现实压碎了青年人们的雄心,他们无法对未来保持乐观,不认为自己能够取得父辈那样的财富,只需要小小的娱乐就能够满意。一个普通稳定的职业,物美价廉的商品,就是所谓的“小确幸”。有些女孩子甚至在上完大学之后非常后悔,为什么要为了上一个“没用的”大学背负上如此之高的债务,担心“对方应该很难接受自己有如此高的债务”而嫁不出去。
“还不如读完高中就嫁入普通家庭,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

本科毕业又如何? “其实助学金也是负债。如果说我欠债六百多万,男人听了会怎么想呢?”——二十四岁的小爱结婚也摆脱不了贫困, “二十几岁的单身妈妈们人际关系薄弱,容易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有的人是受丈夫虐待,衣服都来不及换,身无分文就逃了出来。”

一旦大学毕业没有步入社会或者结婚以后变成家庭主妇或单身妈妈,想要再次就业只能成为非正式雇佣员工,穿着制服、看起来妆容精致彬彬有礼微笑的女店员,时薪都不到一千日元,也没有奖金、交通费、福利、之类,即使每周工作四十个小时都无法突破一年两百万日元的界线。更糟糕的是,她们的工作没有升职、大幅度提薪的前景。

即使家庭富裕自身努力且聪明考入东京大学这样Top学府的女子,也会说“担心学历太高嫁不出去”这样的话,因为稳定的家庭关系意味着一切,单身女子除非不生育,一旦成为单亲妈妈就意味着就业歧视,这一辈子无法取得正式合同雇佣,即使做一样的工作也只能是雇佣制的一半,配合经济补助勉强维持生活。
而在日本,这样就业状况不稳定的非正式雇佣员工占据了整个社会的三分之一。每七个工人中就有一个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加上低生育率,日本的衰退在加剧。
有意思的一点是,色情产业是很大部分人的救赎和家园一般的存在。有一些单身妈妈十分感激色情产业,因为风俗夜店的配套设置完善,甚至有十分安全的幼儿寄托场所,更不会歧视单亲妈妈。东京有一个著名风月场所的大部分工作者都是单亲妈妈,他们在招聘启事上标明了各种利好条件,欢迎单亲妈妈来我司工作。展示各种完善并且真实的关怀服务,店铺老板甚至为年轻的女子制定个人理财计划,规划她每周接几次活、每个月休息多少天,配合其他兼职做几年就能还完全部欠款。
政府和社会保障体系没有做到的事,被风俗夜店做了。

色情店成为“救命稻草” “这种工作工资高,如果女儿将来说想干这一行的话,我觉得我会同意。”——二十一岁的小花

根本原因在于男性主导型社会压垮了每一个人。单一文化的社会把对单亲妈妈和女性的职场歧视看做理所当然。更为致命的一点是,日本的贫困是看不见的贫困,一个妆容精致的女性可能正遭受着身心交瘁的生存风波,日本满足各种需求的发达服务业让每一个人看上去都非常体面。
表面上风风光光,实则颠沛流离的人不在少数。东京新宿、涩谷等闹市区,到晚上就出现许多拉着小皮箱的年轻女孩,皮箱里装着她们的全部财产,有的去网吧过夜,有的去招牌上写着“能充电”的咖啡厅过夜,有的等援助交际的机会。售卖给便利店上班族的外卖盒午餐的内容多种多样。人生下来就要活下去,“较低的欲望,代表着人们不再是凶猛而有竞争力的动物,总是想要赢得别人。相反,他们更加诚实地看待自己。走出旧有的价值观,努力过上幸福生活。”
新一代的年轻人在艰难的形势下孕育出了低欲望社会的现象,不婚不育、不消费和低龄化、经济低迷形成了一个循环,人们就这样一直一直的独自走下去。




参考

  • 朝日新闻'失落的一代'Shuzai-han 2007,失落的一代:smayou 2-sen mannin(失落的一代:失踪二千万)。朝日Shimbunsha。
  • 《女性たちの貧困:“新たな連鎖”の衝撃》
  • Hara,Junnsuke和Seiyama,Kazuo 2006,富裕阶段的不平等:日本的社会分层。墨尔本:跨太平洋出版社。
  • Kosugi,Reiko 2008,逃离工作:自由职业青年和对日本企业的挑战。墨尔本:跨太平洋出版社。
  • Satō,Toshiki 2000,Fubyōdōshakai Nippon(日本:不是一个平等的社会)。ChūōKōronsha。

全文完/求分享:)
松鼠记账
轻生活,简记账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松鼠记账??